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慎到就 > 正文

你受伤,我心疼_经典美文

时间:2020-10-16来源:斯可云证网

  父母的关爱就像一轮火红的太阳,温暖和照耀着孩子的一生。

  ——题记

  可怜天下父母心,当我们的孩子遭受意外伤害或生病时,当父母的多么希望把孩子的病痛转移到自己身上,以此来减轻孩子的痛苦。可那不过是一种痴心妄想,孩子身上的疼痛终究还得他们自己来承受,我们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为人父母,都有深切体会,都知道养大一个孩子不容易。当孩子还是个小胚胎依附在我们体内时,我们就对他寄予无限厚望,希望他长大后乖巧懂事,聪明健康。孩子出生后,我们又开始担忧,因为在他成长过程中,隐藏着无数我们所未知的风险。在陪伴孩子成长的路上,我们一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直到孩子健康平安地长大成人。即便是他们已经长大成人,自己有一天也已经为人父母,我们还是会把他们牵挂在心,直到我们离开这个世界。

  儿子出生的时候,身体还算健康,体重足足有七斤八两,儿子一直都吃母奶,所以半岁之内从未感冒,后来我才了解到那是因为初乳有抗体,会保护孩子不被病毒细菌感染。半岁之后,他就隔三差五地感冒,一感冒就咳嗽,咳嗽很久都不见好转,打针吃药输液都不见效,就连土方都用上了,比如用什么无花果和枇杷叶等熬水给他喝,都无济于事,非要等个十天半月才慢慢好转。每次听到他咳嗽时满脸通红、喘不过气来的难受样子,我的心里就揪着,那一声声咳嗽声就像一把锤子锤在我的心上,心里只想那个咳嗽的人是自己就好了。

  最可怕的是那次发烧,那时儿子才七八个月,第一次发烧,家里也没准备体温计,开始两天就觉得孩子没精神,就是不知道他哪里不舒服,第三天他开始整晚哭闹,不睡觉,我往他身上一摸,好烫,就开始慌了神,赶紧把他奶奶叫过来,婆婆一摸,说你这个傻姑娘,孩子发烧了,赶紧带他去看医生吧。我听后马上抱着孩子一路小跑来到医院,医生一量体温,已经烧到三十八度了,赶紧给他打退烧针,渐渐地退了烧。现在想起那次经历就感到后怕,幸好没留下什么后遗症,要不然会因为我的疏忽而贻误孩子的一生。

  儿子小时候走路很不稳重,总是慌慌张张地,连走带跑,所以他经常摔跤。有一次头部刚好摔到了一根小树桩上面,那根小树桩一下子戳到了他的眉毛上,痛得他哇哇大哭,至今他眉毛上还有一条淡淡的疤痕。

  还又一次,他趁我稍不留神就去玩自行车轱辘,结果又把右手无名指绞进了旋转的车轱辘中。等我把他的手从车轮中拿出来一看,指跟处的肉被绞烂了一大块,所幸没有伤到骨头,小孩子的肌肉生长修复能力很强,不就便好了,如今已经看不到任何痕迹。

  我把儿子带到将近两岁的时候,就南下打工了。那两年的时间,让我操碎了心,孩子健康就好,只要一生病,我就开始头疼,整个人就会变得提心吊胆。自己做了父母,才会真正体会到为人父母的辛苦,也才真癫痫治疗偏方正开始理解父母,感恩父母。

  我走后,婆婆要做农活,要经营一家人的生活,还要照顾幼小的儿子,真是苦了她。后来听婆婆说,其实苦点累点都没事,关键是孩子生病时最麻烦,有时孩子半夜发烧,她们就半夜往医院跑,孩子生病的时候,基本上睡不上一个囫囵觉。现在的家庭大部分都是独生子女,所以孩子很金贵,不管是父母还是爷爷奶奶在照顾孩子过程中,都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在离开孩子的那两年里,我整日整夜地牵挂着他,后来在他四岁半的时候,索性叫老公把儿子接了出来。儿子来到了我们的生活里,我们变得更加忙碌,既要上班,还要照顾他的吃喝拉撒。可我们从不觉得苦,反而觉得这些忙碌也是一种幸福,孩子在身边真切地哭着,笑着,闹着,我们的心里就会觉得特别踏实。

  儿子在我们那不算精细的照顾中,一天一天地在长大,每年他爸都会在让儿子站在公司给我们分配的小宿舍门口给他量身高,每长大一岁,就划一道年轮刻度线。今年的农历九月份儿子就十二周岁了,如今的他,身高已经快一米六了,时间过得真快,转瞬之间,儿子已经和我们一起生活了八年。这八年里还算顺利,虽然期间他的身体也会有一些小感冒,也有一些小的摔伤,不过都是一些磕磕碰碰,我想这也是每个孩子成长过程中所必须经历的磨练。

  原本以为儿子的成长会一直顺利进行下去,没想到在六月六号那天,他的左胳膊手腕下方的两根骨头在跆拳道训练过程中摔断了。那是一个寻常的周六下午,记得那天他去训练中心的时候还下着雨,那天出门一点都不顺利,儿子在厂门口等了将近一个多小时,公交车一直都没来,三点整的时候,他又跑回来说,等了那么久都没有车,再过半个小时就到上课时间了,再不来车就要迟到了,我今天都不想去了。我鼓励他说,你跑回来干什么,继续等车呀,说不定趁你回来这会儿功夫,又错过一班车了。听到我的话,他又走了。后来我去上班,女保安对我说,你儿子今天等了一个多小时都没见一班车回来,刚刚才坐上车,我本来想让他搭一个客户的便车,又不放心,怕他走丢。今天儿子出门真不顺利,我这么想着,因为经常也会有这种现象,我也也没在意,就去上班了。就在四点多的时候,罗林艺术中心的跆拳道教练突然打来电话说,奕凡妈妈,你好,奕凡在训练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左胳膊骨折了,希望你马上过来一趟。听到这个消息,犹如五雷轰顶,好好的,怎么摔一跤,就骨折了呢。顾不得多想,我赶紧给教练回话,说我现在正在上班,突然请假,还不知道上司是否批准,我又问教练,可不可以让奕凡坐在那里休息一下,等五点半我下班了再去。教练听到后,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绝对不行,孩子骨折了胳膊很疼,而且要在最快的时间赶到医院救治,耽误太久对骨折治疗很不利,你必须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我快速地在脑海里想办法,因为我工作岗位比较特殊,临时不太好找人替补,于是我就想去车间找老公,让他请假过去。有了主意青少年患上癫痫病会不会受到很多的伤害呢?,我赶紧去车间找人,车间好大,找个人都要好久,老公又不爱带手机在身上。人还没找到,教练的电话又打过来了,问我请好假没有,我只好说,让老公请假去,马上就出发。找到老公,把情况给他说了,老公又去向主管请假,这个过程又要花去几分钟时间。老公请好假,还没出发,教练又心急如焚地打电话过来催促,说快点过来,如果等不到公交车,就坐个摩的比较快点。我只好说,知道了,马上就来了。#p#分页标题#e#

  老公出发之后,一直到晚上七点多都没有他们的消息,我只好又打电话过去询问情况,老公说他们在惠州一个叫什么解放军人民医院里,医生正在检查处理,估计还要开刀动手术,今天回不来了,可能还要住几天院。我说明天天下午不上班,我去看看奕凡,顺便给你们送几件换洗衣服。他说好,先这样,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教练打电话过来说,想和我商量一下孩子的治疗事宜,他说这家医院接好了一根骨头,可是还有一根始终接不上,院方建议家属开刀。教练说他考虑开刀会留下疤痕,他一个朋友给介绍一家中医医院,说那里的骨伤科比较权威。教练问我们是否同意他的处理意见,他还说,都教了奕凡几年了,奕凡就像自己的孩子,不管怎样,大家都想给孩子最好的治疗。听到教练这些诚恳的话语,我没有理由不同意,征求我们的同意后,教练又带着他们开始转往惠州市中医医院。

  晚上十一点多,老公打来电话说,他们已经在中医医院骨伤科住下了,儿子的手臂有些浮肿发炎,要等消肿以后才能动手术接骨。我问他们那里的情况怎样,病房有没有空调,老公说临时住院,病房已经爆满,医生安排他们暂时在走廊的床位上,连风扇都没有,哪有空调。我又问他们今晚睡觉怎么办,他说孩子有病床可以睡,他就随便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我又问孩子胳膊很疼吧,老公说那是肯定的。听到他们那里的情况,我的心里难受极了,我在心里不停地问老天爷,我究竟犯了什么错,要惩罚我就冲我来,为什么要让我的孩子遭罪呀。早知道今天会出这样的意外,今天下午就不该让他去艺术中心,也许就会躲过一劫。儿子学跆拳道几年了,当初他是很不愿意去学的,是我和老公一直鼓励他去,慢慢地,他见到师兄们功夫了得,也逐渐产生了兴趣。学了几年跆拳道,钱也花了不少,但孩子的身体确实变得更加结实强壮了,当初让他学跆拳道,是想让他长大后既可以防身,又可以强身健体。儿子已经学到蓝红带了,再考几级就可以到黑带了,没想到却出了这样的意外,这样一来,恐怕一年半载都没办法继续去训练了,又要耽误很多训练的黄金时间。

  公司的领导、同事和好友知道了儿子的事情,都很关心,不停地安慰我,骨折没事,还可以长好,很多大人骨折都接得好,更何况是孩子,孩子的肌肉和骨骼修复能力很强,很快就可以康复的。接好的骨头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跟以前没两样,根本不会留下后遗症。他们还劝我不要想太多,是祸躲不过,意外总是难免的,也许儿子过需要花多少钱治疗癫痫病了这一劫,以后就会一帆风顺。本来我还很担心,怕因此会给孩子留下病跟,影响他的一生。听到大家的宽慰,我悬着的一颗心稍微放下了一点。借大家的吉言,但愿如此吧。可是没有见到儿子,不知道具体情况怎样,终究还是有些隐隐地担心,突然觉得那一天好漫长,恨不得变成一只小鸟飞到儿子的身边。

  第二天下午,我一下班就收拾东西去医院,身边的两个好姐妹,坚持要陪着我一起去,拗不过她们,只好接受她们这番情谊。因为头一天晚上就问好了地址,打听了坐车路线,所以一路上坐车还算顺利,只是因为是礼拜天,公交车上人流如潮,我们上车时已经没有了空位,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们几个一直都站着。我本来就有晕车的毛病,加上中午没有午休,头一天为儿子的事担心也没休息好。可想而知,我那天的心情和身体状况都不太好,一上车就开始稀里哗啦地吐,中午吃的饭全吐出来了,吐得我脸色苍白,冷汗直流。可我吃的这点小苦头和儿子的疼痛比起来,根本算不了什么,一想到儿子,我又打起精神,咬牙坚持。

  到了医院,都快到下午四点了,我们直奔五楼骨伤科,很快就在走廊里见到了我家那两父子。老公见到朋友也来看望,连忙找来几把椅子,招呼我们坐下。我俯下身体看到儿子已经睡着了,而且睡得很香,我们说话都没把他吵醒。我看到儿子的左臂缠着绷带,打着石膏,用一根纱布把左臂悬挂在脖子上,裸露在石膏外面的手臂有些轻微的浮肿。老公说,孩子昨天夜里没睡好,睡一阵就被疼醒了,有一阵他感觉手臂很疼,不停地哼哼唧唧地,于是他就对儿子说,你如果感觉疼痛无法忍受,你就放声大哭吧,哭出来会觉得舒服一些,这样一讲,儿子才敢哭出来,哭累了,感觉没那么疼了,就继续睡觉。睡一会儿醒一会儿,折腾了一个晚上。我又问老公,这么说你昨晚也没睡好,他说自己根本就没合一下眼,孩子疼痛难忍,他哪有心情睡觉,再说医生还特别交代,骨折后二十四小时以内,还有点危险,要特别观察手臂是否严重浮肿,如果浮肿程度比较厉害,就说明手臂有淤血,要马上告知医生来处理。听到老公轻描淡写地说着这些,我的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一夜之间,老公和儿子似乎都瘦了一圈,尤其是儿子,脸上更增添了一些憔悴和疲累。因为怕逗留太久回来搭不上公交车,我们只在医院待了大半个小时,就匆匆离开了。临走时老公交代说看目前的情况,至少要住一个星期的院,叫我回厂帮他和儿子都请几天长假。

  第二天我先帮老公请好假以后,就去学校给儿子请假。我到学校的时间刚好是学生早操时间,儿子的班主任和任课老师都在不在教室,我就在儿子的教室里等着老师过来,他们班上有几个学生因为身体不适没有去做操。我就和那几个同学闲聊,告诉他们奕凡手臂骨折了,可能有好几天不能来上课。孩子们都很关心儿子,不停地询问儿子的伤势如何。他们还说儿子是班上的四大天王,学习很好,肯定能考上镇公立中学。听到有学生这么夸奖儿子,我这个做母亲的心里还是有点自豪,尽管儿子的全身抽搐是什么?成绩并没有孩子们说的那么好。儿子比较沉默内向,个性比较中庸,不好也不坏,我想在班上人缘应该不至于太差吧,从他同学对他的印象中应该可以看出来。听着孩子们对儿子的评价,我突然觉得我这个母亲很失职,很少到学校向他的老师和同学了解他的情况。就在我们的闲聊中,孩子们已经做完早操,陆陆续续地回到了教室,教室里开始响起朗朗的读书声,我也见到了儿子的班主任,向他说明情况,给儿子请好了假,班主任不断叮嘱,要我们照顾好孩子,出院了尽快来上课,因为现在已经进入复习阶段,马上就要考试了,不敢耽误太久。

  隔天老公打来电话说,儿子的手术很成功,另外一根骨头已经接好了,听到这个消息,我悬着的一颗心稍微放下了一点点。我每天都会给他们打一个电话,询问一下那边的情况。艺术中心的老师和教练对儿子的骨折也很关心,主动地承担了所有的医药费用,还三五不时地买来一些水果,送来一些鸡汤,让我们这些家长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艺术中心那种负责的态度和对孩子的一份关怀和温暖。#p#分页标题#e#

  住了一个星期的院,在征求医生的同意下,儿子就出院了。过了一个星期,按照医生的嘱咐,我又带儿子去换了一次药。看着医生小心地拆开纱布,拿下石膏给儿子换药,医生还把儿子的手臂使劲地拉伸了几次,还让儿子用力握紧拳头,伸展和活动了一下手指,医生特别嘱咐,以后自己也要学着他的动作,在家做复健练习,要不然手臂的一些关节和软组织就会僵硬坏死,到时候整个手臂就会坏死。我仔细地听着,用心的记着,生怕会漏掉任何一个细节。

  上个礼拜二,老公又带儿子去拆了线(在做第二次接骨手术时,手臂开了一个小小的刀口。)医生说这个礼拜二就可以拆石膏了,拆了石膏一个月后再去复查拍片,看一下骨头的修复情况,如果一切顺利,以后基本上就没什么事了,只是要注意保护左臂,不能再摔跤,一年之内左臂不能用力,尤其不能提重物。

  儿子左臂受了伤,就苦了老公了,每天下班了,要自己急急忙忙地去食堂打饭,这些事情原本都是儿子做的。事情有人做的时候平时不觉得,一旦没人做了,才知道那个人的重要,哪怕他只是做了一些很平常很细微的小事。晚上老公还要帮儿子洗澡,看来老公要辛苦几个月了。儿子受伤后,心态还算好,也没闹什么情绪,还挺乐观的。有一次我不小心碰到了他的左臂,忙问他疼不疼,他说没事,手臂上的石膏坚硬着呢。有时我会幽默地喊他“独臂大侠”,他也不生气,抿着嘴笑一下。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是每对父母的心愿,普天之下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出类拔萃的。可当孩子被疾病折磨或受到意外伤害时,我们不再有别的奢求,至于孩子是否乖巧懂事,学业是否拔尖优秀,容貌是否靓丽出众,都已经不再重要。此时的父母,心里的愿望只有一个,那就是希望孩子尽快康复,希望他一生都能平安、健康、快乐。

  作者:彩蝶飞舞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