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有为 > 正文

黑狗血灌进他嘴里,张嘴吐出臭鸡蛋_情感美文

时间:2020-10-16来源:斯可云证网

  文:大道无言 编辑:瘦瘦

  前几天,三哥给我打来电话,颇有微词地说:大道,你写故事的时候,能不能别把我写的那么不堪?说我贪财,傻缺,还二。

  我还没说话,三哥又接着说:马上过年了,我给你留了一瓶好酒,抽空过来咱俩把它消灭了。

  我嗜酒,估计全世界都知道了,三哥这一句话,估计是在贿赂我,好让我把他写的高大上。

  没办法,一提到酒,我就眼冒火花,赶紧接话说:三哥,你其实不知道,好多青爷读者都想认识你,而且大多都是美女,要不我给你推荐几个美女的微信号?

  三哥在那边很玩味儿地笑了,说:老子现在一心修行,不掺杂江湖事了。

  今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这件事是我前几天亲身经历的。

  前世孽缘三生还债

  第一集:打跑两个媳妇的他,被玉米地里的女人吓哭了

  第二集: 两条大腿变成森森白骨,他疯了!

  1

  青青紫

  接上集:见三哥赤手空拳地去,何爹有些吃不准,说:三哥,人家降妖除魔的都带着家伙,你空着两只手,咋搞?

  三哥摇头说:何爹,不瞒你说,这几年我对这些事也生疏得紧,我也没把握能够搞定,这次是去看看,要是我能搞定,就帮你解决;若超出我的能力范围,对不起,你给我一座金山,我也不敢扛。

  三哥越低调,何爹越失望,据说他最后和三哥要我的联系方式,明摆着不相信三哥要请我过去看看。

  三哥也不恼,说:你请大道去算你瞎了眼,他就是在文章上做点手脚,就他那点破本事,喝酒我能把他灌死,别忘了,我是他的师兄。

  也是,很少有师弟超过师兄的。

  何爹被三哥看出了心思,连忙摆手说:我的意思是让你们兄弟两人联手,成功的几率就大点。

  三哥说:算了吧,他在家看孩子,你若是能请动他,老子输你一壶酒。

  何爹自然不敢打赌。

  于是,三哥就随着心里七上八下的何爹去了七里坡。

  到了七里坡村,三哥并没有先回家,而是直接去了机井房,三哥当然没进去,只是绕着机井房转了一圈,然后嘱咐何爹回家取了三支香。

  2

  青青紫

  何爹回到家的时候,何子坦正在家里撒泼打滚的,家里的东西都被他折腾光了,桌子凳子都被他车祸引起的癫痫怎么治疗?可以治好吗?劈开当成了柴火,被子褥子被他塞到了灶膛里,唯一就差一把火把何家的房子点了。

  何爹进来后,指着何子坦破口大骂:你再嚣张,老子请了高手来收拾你,葛秦鉴知道不?

  据说何子坦愣了一下,呆了一会后忽然破口大骂:你放屁,葛秦鉴早就位列仙班了,他无权干涉我的事;再者,你也请不动他。

  何爹的晃谎言被揭穿,倒也随机应变,说:即便我请不来葛秦鉴,可是我请了葛秦鉴唯一的大徒弟,他会收拾你。

  何子坦忽然蹦起来冲着何爹一记降龙十八拳就打了过去,一边打一边骂:他要是能降得了我,我他妈的还有脸当鬼?

  何爹挨了打,也不说话,只顾拿着几支香跑了出去。

  三哥接过香,在机井房门口直接就点了。

  按照三哥的意思,何子坦一定是被两个家伙附了身,一个是兔子精,一个是机井房里面的脏东西,他现在想看一下,究竟这机井房里的东西给他不给他面子,说白了就是,他的道行究竟能不能搞定里面的东西。

  可是,这三支香,就在刚刚点燃的时候,三支香忽然断了。

  3

  青青紫

  三哥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因为这三支香全部断了,那就是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说白了,只要三哥敢插手,里面的玩意儿完全不惧,而且还要和三哥见个高低。

  三哥忽然露出了惧意,何爹不明所以说:三哥,是不是搞定了?

  三哥还没开口,何爹继续得瑟:我一看你就是最厉害的,之前那三仙姑一见就吓得磕头捣蒜,还是你厉害,上来就把香弄断了。

  可惜,现在的三哥不是以前鲁莽的三哥了,他后退两步说:不好说,里面的东西我恐怕搞不定,他们的道行比我深。

  何爹分明不信,当然也是不愿意相信,他紧紧拉住三哥说: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的,你就把绝活亮出来吧。

  三哥苦笑着摇头道:就算把我的命撂在这里,人家也不见得稀罕。

  何爹一脸失望:那怎么办?

  三哥叹气说:走,去你家看看。

  只要三哥不放弃,那么就肯定还有办法。

  何爹领着三哥往家走,路过小卖部的时候,还跑到里面给三哥买了两盒利群,还一再说:这是村子里最好的烟了。

  三哥并不计较,当他走到何爹家里的时候,迎面正遇见站在院子里端着一铁锹雪往锅里正要装的何子坦。

  三哥冷冷地看着他,他也冷冷地看着三哥。

  两个人就这样对峙着。清远市专治癫痫病的知名医院p>

  何爹知道,这不是单纯的对视,而是在比较谁的内心强大,可以说这是把正义和邪恶,甚至是胜与负都通过眼神从内心表露出来。

  4

  青青紫

  瞪了大约五分钟,三哥率先败下阵来,因为他从何子坦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的怯懦,相反,满满的都是杀机,那种杀机凌厉而狠毒,从眼神里,三哥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压力。

  但是不要以为三哥就此作罢,因为何子坦二,三哥更二,三哥也算是经历过各种大战役的人,现在虽然落魄,但是也不至于被一个留恋阳间的邪祟吓破了胆子。

  此时,村子里听说何爹请来了一个先生,于是也围过来不少人,这时,三哥冲着大家说道:乡亲们,大家摁住他!

  三哥说完,那些人却并不买账,依旧笑嘻嘻的看热闹。

  三哥气急败坏地朝着何爹说:你们村的人都是二货啊。

  何爹冲大家说:大家帮帮忙,今晚我请大家喝酒!

  还是何爹说话好使,那些看热闹的人一下子涌了上来,后来三哥才知道,那些人和三哥也不熟,三哥这么一招呼,谁的人情都不知道,所以何爹一说喝酒,那些人就窜过来帮忙。

  任凭何子坦力气再大,十几个大小伙子上去之后,虽然费了一些力气,还是将何子坦捉住了。

  三哥也不说话,上去翻开了何子坦的眼睛,眼白多而无神,并不是黄而秽浊的,那说明,何子坦不是被兔子精附体了,而是邪祟,说白了就是鬼魂。

  为了证实,三哥伸手捉住何子坦的指尖,随意一掐,没错,中指第三节跳得厉害,这就确定了是被邪祟缠身(之前我就讲过,中指分为指跟,中节,末节,分别对应神、仙、鬼,男左女右,有跳动感即为中招)。

  既然如此,三哥也不闲着,让何爹拿来两根筷子,用方头夹住何子坦的中指说:老子夹出你来!

  5

  青青紫

  何子坦被几个人死死摁在地上,依然冷笑着:妈的,你就这点本事的话,还是回家卖菜去吧。

  卧槽,这家伙果然有些道行,竟然把三哥的底细弄得一清二楚。

  三哥的筷子几乎将何子坦的中指夹断了,何子坦依然悠闲地骂着,后来可能是骂累了,索性就假装打起了鼾。

  三哥无奈,就像是医生找到了病因,却不能治愈一样。

  这时三哥忽然叫过何爹,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何爹连忙屁颠屁颠地跑了。

  不一会儿,何爹就端着一盆东西跑了过来,三哥叫一声好极了,然后拿起筷子直接黑龙江治疗癫痫病医院就插进了何子坦的嘴里,何子坦还没防备,何爹就把盆子对准何子坦的嘴里灌了下去。

  就听何子坦大叫一声,然后恨恨地骂道:三哥你真他妈的操蛋,竟然用秽物搞老子,实话给你说吧,他们家不死人是绝对不可能的,你能保他们一天,能保他们一辈子么?

  这句话渐行渐远,最终往机井房方向而去。

  过了好一会儿,何子坦才悠悠醒来,刚想问怎么了,话还没出口,就觉得自己的双腿疼得厉害。

  大家见状,纷纷对三哥突投来敬佩的目光,三哥很是过了一把万人仰视的瘾。

  等大家走了,何爹赶紧搞了两个小菜犒劳三哥,而何子坦则被村子里的医生接走了。

  何爹现在对三哥简直是尊敬极了,想不到一盆黑狗血灌下去就赶跑了那个邪祟,真是太简单了,可是自己却没想起来。

  何爹说:三哥,你说我儿子是不是这就没事了?

  三哥摇头说:你没听见那家伙说吗?这件事不会善罢甘休的,肯定要死人的。

  何爹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说: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老了还指望着他给摔盆呢,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这可怎么过呀?

  6

  青青紫

  何爹忽然凑过来说:三哥,要不然你测一下,我儿子究竟能不能过了这一关?

  三哥想了想说:我试试吧。

  三哥要了何子坦的八字,测了好一会,皱着眉说,我用流年流月流日查的结论是,刑冲克害遇空亡,纵住铁柜也枉然。

  何爹脸色陡变问:你测得准不?

  三哥说:这测八字比我好的人多了,但是我自认也错不了。

  这时,何娘也从医院回来,说那还有办法没有?

  三哥想了想说:试试吧。

  下面这个法子是三哥告诉我的,这个法子并不是大伯教给他的。是他和一个朋友互换来的,他用的是定蛇术换了人家的一个化解横死法。

  三哥去了村子的卫生所,然后对着已经清醒的何子坦施以法术。

  用红布擦拭何子坦的面部、胸、全身,再用鸡蛋从头顶百会一直滚到涌泉穴,然后用针在何子坦中指(左手)扎了一下,把血挤到鸡蛋上,画了一个十字,然后将针顺着十字交叉处扎进鸡蛋。

  然后将鸡蛋煮熟,何子坦吃了蛋清蛋黄等所有参与法术的东西,一并用红布包住,埋在某个人的东南方,切记,针尖不要对准人家的住宅。

  刚做完这一切,就见何子坦忽然大叫一声,一张口竟然吐出一个囫囵的蛋清!

  而且这蛋6岁儿童癫痫,首次次发病,该怎么治疗清上还写着何子坦的生辰八字!

  7

  青青紫

  三哥脸色陡然变了,嘴里喃喃道:这是天谴,难道是他的命数到了?

  这时何爹的脸色也不好看,他问三哥:究竟怎样才能让他们放过我儿子?

  三哥想了想说:晚上,你去机井房前面赔礼吧,尽量虔诚一点,这样或许能打动人家。

  是的,打又打不过人家,除了说点好听的,求放过,还能干吗?

  何爹硬着头皮买了无数的烧纸和供品,前去机井房前面祭奠。

  三哥就留宿在何爹的家里,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三哥还没起床,何娘就脸色刷白的跑进来说:三哥,C蛋了,我家老头子死了!

  是的,何爹死了,他就这样静静地跪在机井房前面,直挺挺地死了!

  但不是冻死的,因为何爹的脸色惊恐不已,而且他的前面还有一大堆尚未来得及燃烧的纸张。

  三哥怒了,即便是一个厉鬼,也不能草菅人命啊,更何况,这主意是他教给何爹的,何爹死了他也脸上无光,他虽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他而死,所以何爹的死,他难辞其咎。

  三哥怒了,真是给鬼你脸鬼不要脸啊,我岂能饶你?我要放大招了!不然,我三哥会被青爷的粉丝笑死的!预知详情,敬请明天收看大结局!

  祝大家2020平安!

  温馨提示

  精彩推荐:

  “爸妈,求求你们戴上口罩吧!”

  悬疑推理:他紧紧抱着摘下的肾脏(完)

  又受骗了,一根麻醉针刺向他脖子

  被捆成了肉粽子,推进地宫摘眼角膜

  出门旅游被割肾,扔进地下太平间

  恐怖的地下医院,他的肾被泡进实验瓶

  旅游到了无人区,撞见神秘苗族姑娘

  新年特别栏目,全国各地唠过年:

  山西雁北妹纸唠过年啦

  山东妹纸唠过年

  江西妹纸唠过年

  山西妹纸儿唠过年

  东北妹纸唠过年

  湖南妹纸唠过年

  南非的华侨唠过年(粉丝投稿)

  关注青青紫

  一个神奇的公众号

  悬疑,离奇,奇葩,灵异

  点在看,支持青爷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