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莫春者 > 正文

枫林晚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斯可云证网

  【一】

  我是被秋风吹落到这座小城的。就像一片落叶,不能掌握风的方向,只能任其将自己带向哪里。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睁大双眼,在一路走过的尘土飞扬中,丢下青春的迷茫。

  没有人知道我心里想什么,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心里盛着多少心事,连自己的母亲都不会懂。母亲!我懊恼地转过头,看向车窗外。这一路刻意保持着无语,似乎任何事情都与自己无关。然而,不得不承认,无论我怎样沉默,我已然纠缠其中,不能挣脱。

  母亲一遍一遍看过来的目光,在我的脸上扫来扫去。她想看到什么?我想,母亲从没有懂过我,否则,她也不会执意搬到这个小城。

  站在陌生的土地上,秋风吹乱我细软的头发,那抹红也随之落入眼底。我的确是被那片红云吸引着,以至忘记了身在何处,仿佛又回到给了我二十年记忆的地方。这片枫林根本算不上林子,只是几棵枫树而已,围在一座高墙内。几片红叶被秋风吹落到墙外,落在青黄相接的枯草上格外醒目。

  拾起一片红叶,细细端详。就是这些精灵,让深秋的枫树不是树,而是一个个火红的灵魂,在夕阳下辉煌着。一棵树的存在,就如同一个人在世上的存在,偶然中的一种必然。秋末的凉薄,与那片夕阳嫣红同步的辉煌,热烈地碰撞。站在凉薄与热烈之间,我的思想在那一刻,停止了。

  “晴天,过来搬东西。”我回过头,看到母亲已经走进一个小院子里。那是我们暂时的家。

  我没有动,眼睛依旧直勾勾地看着头顶的红叶。夕阳透过缝隙斑驳在身上的影子,像是一团火焰,隔着秋风中游走的那抹凉意,一点一点,温暖着我。没人知道,这点温暖对于我来说,是何等的珍贵。

  我的目光已经透过这片火红,看向遥远的地方。那是一片真正的枫林,每到深秋,就如着了火一样燃烧着。映红了天上的云,也燃烧着每一个走近它的人。有个落寞的身影,总会在傍晚时分走进去,直到那团火焰渐渐熄灭,黑暗便来了。

  那是父亲的身影!我总会在枫林的边缘,等待着父亲,不管母亲在远处一遍一遍地呼唤。黑暗中,我期待那双大手,紧紧地包裹着我。那是一双只属于父亲的手,粗糙且厚实。

  “晴天——”母亲又叫了。

  转身向母亲走去,将那丛红林转到背后,也渐渐走出那抹温暖。我的手就是那样一点一点从父亲的手里抽走的。我清楚地看到父亲眼里的痛苦,那片红云在他的眼里像点燃的火。我看见了。然而,母亲看不见。从始至终,母亲和父亲的目光都没有任何交集。

  离开就离开了,我就是一片落叶,至于落在哪,不是我说了算的。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看到母亲的目光在前面的枫林上方停留片刻,一道亮光在她的眼里稍纵即逝。她的嘴里轻轻地嘟囔着,但是我没有听清说的什么。

  望着母亲的背影,我想起父亲说的话:“有些人,只是你生命里的过客,有些景,却能成为你生命里的永恒。”懵懂的年纪,这些话曾让我云里雾里,不懂父亲眼里的怅然,而现在想起来,这话就像夜里朦胧的月光,洒落一地凉薄。父亲的景是门前的枫林吗?还是他的画里的枫林?过客又是谁?是那画里面若隐若现的背影吗?还是母亲?

  那是一身红衣的背影,和深秋的枫林浑然一体,如果不是一头浓黑的长发在风中飘扬,没人会看出那是一个背影。那个背影和母亲极其相似,我一直以为那是母亲的。然而,从父亲看那个背影的目光里,我读出,那背影不是母亲,而是另有其人。

  “晴天,愣着干什么,快点搬东西。”母亲顾不得掉到地上的东西,抱着一个花瓶向院子里走去。对,那个背影给人的感觉是宁静的,仿佛她面前不是激荡人心的红枫林,而是一潭让人心神宁静的湖水。母亲,不仅说话时的表情,就连她的背影都给人一种焦躁的感觉。——就像现在。

  我回过头,看了一眼高墙上头那丛红枫。夕阳的光线在枫叶间穿梭,那团火,红得高涨,红得透彻,如这深秋的季节,释放着激情和希望。也许,对于母亲来说,离开父亲是对的。但是,我一直认为,母亲从未了解父亲。那片枫林,在我的记忆里,是属于父亲的,母亲从未走近过。而谁对谁错,似乎已不重要,就像自己,这片叶子落到哪里也不重要。

  其实,我早就看出母亲的此次搬离是在躲避,躲避父亲,或者,是躲避门前的枫林。然而,命运似乎也很让人觉得可笑,母亲躲来躲去,只是躲开了癫痫的早期症状有哪些父亲,却没有躲开深秋时飘红的红枫。尽管它们生长在别人家的院子里,但是,它们一样会越过高墙,飘落到人的眼底。

  一阵秋风吹来,红叶漫天飞舞。我背起书包,紧攥着手中的红叶。今后,我的岁月就要交付给这个小城了。这里没有父亲,却有几丛枫树在夕阳下辉煌着。再一次看向枫树,我应该感谢命运,因为这些红枫,也许,我的人生并不是想象的凄然。

  然而,有谁能躲开命运的安排吗?——不,谁都无处可逃!

  【二】

  小城的夜很安静,像一个陷入沉思的女孩,一会儿暗淡了目光,一会儿闪亮着眼睛。

  我走在白天看见的那道高墙下。头顶上,淡淡的月光,穿透越过高墙的枫树枝桠,将树影铺洒在墙上、墙下。我在树影里茫目地走着。这样的变迁对于我来说,不能不说是人生的又一个转折。我舍不得父亲,却又不愿让母亲伤心。原想着,我是父母之间的那道牛皮筋,无论他们怎么拉扯,都不会扯断这个家庭的完整。然而,没想到,父亲放手了,任母亲离去。我的长大,并没有让这个家保持弹性,而是被岁月无情地剪断了那根连线。

  拾起一片红叶,看着皎洁的月光,除了轻轻叹息,我想不出要为父母这段渐逝的情感做些什么。世上没有相同的两片叶子,而人生中,谁也不能重走一回经年的光阴。假如有,假如能,那又会是怎样的一种结局呢?无人知晓。

  转身离去的瞬间,一个高大的身影,从月光中走来。站在树影里,我看出那是一个男孩子。这个世界如果有一瞬间只属于两个人,那么这一瞬就这么发生了。月光下,那双眼睛像是两颗星子,闪动着熠熠光辉。

  那个影子从我的影子上叠过,引起我心里一阵小小的悸动。这个小城小得没几个人影,他是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p#分页标题#e#

  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人影已经转过高墙,不见了踪影。

  夜里的梦,是属于这个小城的,那丛枫叶红得像火,越过高墙,点燃了走过的路人。我在火焰里走着,那个高大的身影就在前面,我怎么往前赶,那个影子总是与我若即若离……

  我没看清男孩子的脸,只记得他的眼晴是那么明亮,像星子。又一个早晨,当他从我身边走过时,从他的眼晴里,认出我们曾有一面之缘。而那时,我站在高墙下,手里正拾捡着落地的红叶。我就那么呆愣地看着他向我走来,手里的红叶在指间落下,又随风翻滚着。

  他的目光随着风中的红叶移动着,“这些红叶蒙了灰尘,就失了它纯净、烈火一样的本真。想要更干净,更红艳的红叶吗?”他的声音就像是天外飞来的弦音,而我,迷失在他的眼睛里,不能自拔。

  忘记回应他,我却不由自主地随着他走进高墙上的大门。站在高墙里,我想,我来到了一个神奇的世界。晨阳中,依旧碧青的草地,似乎还停留在盛夏,草尖上的露珠在阳光中晶莹着头顶红色的倒影,那抹耀眼的红,招摇地让深秋充满了整个院落。

  我一直相信命运,它对世上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如果你细细思量,还能体会到命运对你的一丝丝眷顾。这片枫林就是命运送给我最好的礼物。它看到了我生命里的真诚,所以,在我最落寞的时候,给了我一片能荡起心中激情的红色。

  站在一丛红云下,就像那年深秋,我走在枫林里,手被父亲的温暖包裹着。我们的头上像有着一团团火,走到哪里,便燃到哪里。然而,父亲的枫林似没有尽头,就像他画里画的一样。这里的枫林,一眼便能看穿,在树的背后,掩映着一座飞檐翘脊的老房子。

  我捡起草地上一片湿润的红叶,洁净无尘。怪不得他说红叶蒙了尘,就失了本真。

  那天,是我第一次走进那座院子,也是我第一次与他面对面。那片异乡的红林,从此吸引着我所有的目光,而那个帅帅的男孩子——莫然,也成为我这片红色记忆里永恒的风景。

  就这样与莫然有了交集。父亲在枫林里告诉过我,人的一生会有很多人走进来,有人路过便离开了,有人兜兜转转却还在你面前。留在我面前的会不会是莫然?我发现,我不仅喜欢上这枫林,更想看到他的身影从那扇大门里走出来。

  莫然的出现,多少让我自认为黑暗的日子多了些光亮。然而,母亲离开父亲,并没有得到她想要的安宁,变得越来越焦躁。看得出,母亲其实是不想离开父亲的,但她为什么离开,我不懂。每当母亲没来由地哭泣的时候,我只能与她默然相对。我帮不了她。一个人走进自己设下的枷锁里,能够打开广州暨南大学附属医院癫痫科怎么样的,只有自己。

  母亲流泪的时候,我极想父亲的那片枫林。父亲的孤独并不比母亲的少,或者更甚。这个时候,父亲是不是正对着他的枫林发呆,然后慢慢走入枫林深处。我走不进父亲的世界,同样,我也走不进母亲的悲伤,只能悄悄走出院子。出去时,偶尔会碰到莫然,他的眼晴里总是盛着淡淡的忧郁。我的忧郁,是看遍父亲和母亲数十年的碰撞和纠缠,而无处寻找释放的出口。他的忧郁来自哪里?我想,那应该是与生俱来的。

  他不应该忧郁的,他有个那么幸福完美的家。然而,他却说,鞋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他眼里化不开的忧郁,让我看不透他的内心。

  与莫伯相遇是在一个傍晚。

  枫叶在秋风中片片零落,那火红的颜色在秋风中变得暗涩。一个老人站在墙下,望着远方。叶子掉到他的肩上、头上,浑然不觉。

  如果我悄悄地走过去,也许,和这个大院里的主人还要有些时日才能相识,而他那段关于枫树的故事也许会与我擦肩而过。他看见了我,看见我手里的红叶。

  “你就是莫然的朋友?”他看向我,又看向我们住的房子。莫伯很少出现在大院里,莫然说,他从来都是站在房檐下,看着前院的枫树,绿了,红了,落了。而他的母亲会陪在一旁,眼睛里除了温柔还是温柔。多么令人羡慕的一幕。真不懂莫然,说这话时,他的脸上没有一点笑意,竟然有一些彷徨。

  “是,莫伯,您好!”老人脸上并没有拒人千里的表情,反而让我觉得很是亲切。

  莫伯转过身向门里走去,“进来坐吧!”

  当初,与莫然偶遇,也是一句话,我便随他走进他的世界。难道这就是父子吗?不容别人拒绝,他已然走进大院。

  院子里,初冬的枫叶落满草地,傍晚的阳光透过稀疏的枝桠,洒在草地上。草地依然很绿。莫伯说,这种草就算是冰雪覆盖,也不会蚀去一点绿色。

  我坐在曾经与莫然看过枫叶的那排木椅子上,坐在莫伯身边,心里有一种暖暖的踏实,就像与父亲在一起一样。

  那天,我知道了很多莫然小时候的趣事。很久没有笑过的我,像春天吹开门扉,送来满怀的清香。我们自顾说笑着,都没有看到,大门外,莫然落寞的身影。

  【三】

  以后的日子里,我的生活变得忙碌起来。以前,女孩子的羞涩让我不能经常与莫然偶然相遇,现在,莫伯成了我见到莫然最冠冕堂皇的理由。与莫伯谈笑间,我游离的目光总会在莫然经过的通道上扫过。

  我一遍一遍告诉自己,莫然只是异乡初识的朋友。然而,夜深人静时,他灿如星子的眼睛又会让我难以入眠。

  我恋爱了!

  尽管莫然的内心似乎被什么封闭了,我找不到任何入口,但是,我依旧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只是,这份爱,被我深深地埋藏在心底。因为,我看不到莫然眼里的炽热,他看我时,目光永远是那么平淡。偶尔,他会拍拍我的头,像兄长,像父亲。

  爱,是一个人的权利。那个大院,就像我的第二个家,在母亲日益沉沦的时候,我将自己完全交付给了那些枫林,还有大院里的每一个人。我在追求一份虚无的爱情,以至完全忘却了母亲的痛苦正与日俱增。直到入了冬,母亲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我才惊醒地认识到,一向要强的母亲,是那么的柔弱,柔弱得不堪一击。

  一个夜里,父亲来了,背着他的画,顶着细碎的雪花。

  父亲用了很长时间,才敲开母亲的门。我没有跟随进去。对于爱情,我是迷茫的,但是,我懂得,对于的母亲心病,只有父亲才能根治。#p#分页标题#e#

  屋里传来母亲断断续续的哭声。父亲在说,一直在说,这和他平日的寡言截然不同。母亲在哭,一直在哭,最后变成歇斯底里的哭嚎。然而,随着父亲若隐若现的话,我被这个落雪的冬季,桎梏住了思想。

  我一直知道,那丛枫林对于父亲来说,是极其重要的,而母亲无视枫林的存在,并不是她的浅薄。我一直知道,这里面会有一个故事,一个关于父亲和母亲的故事……

  “你说,我不爱你,你怎么知道我不爱你?”这是父亲的声音。我从未在父亲嘴里听到他对母亲说“爱”这个字。

  “我从未爱过你姐姐,而她也根本不爱我。”姐姐,母亲有姐姐吗?今天之前,没人和我提起过。

  “你说那画里的背影是你姐姐的,对,是她的,但是,你看没看见你的背影在哪里,我在哪里怎么治好小儿癫痫病?”父亲的声音里带着悲愤,这些年的沉默积压了他太多情感,全在这短短的几句话里释放了。

  “……”母亲的哭泣渐渐平息。

  “那时你还小,我在等着你长大。生活这么多年,你又为我生下晴天,我以为你懂得……”

  我以为你懂得!我不知道是为母亲感到悲哀,还是为父亲感到幸运。终究是在互相折磨很多年后,说出这样的话。

  那夜以后,父亲没有离开,而是随我们落于这个北方的小城。

  与父亲分别了短短几个月,发现父亲似乎变了很多。他爱说了,有时候会陪着母亲坐在院子里,而母亲,也不再无视父亲的存在。父亲摆好画板的时候,她会悄悄坐在他的身边。

  对于那幅枫林的风景画,我一直奇怪。那幅画里,明明只有一个背影。后来,母亲指点给我看,说,如果不是父亲告诉她,她也一直认为,画里面只有姐姐的背影。

  看着那幅画,我发现,父亲真是一个高明的画者。枫林深处,奔跑着两个若隐若现的人影,与褐色的树干重叠着,混淆在一起。一个背影后面,飘着一点绿色,让枫林深处变得灵动起来。

  是啊,没有人会细细看,所以,我和母亲都不知道这画里暗藏的玄机。

  母亲说,那是她们姐妹认识父亲的第二个秋天,他们来到那片枫林。那时她还小,但是,父亲伟岸略带忧郁的形象却早已烙在她的心里。她围着那条绿色的纱巾,跑在前面,姐姐和他跟在身后。她一直以为,年长她几岁的姐姐与父亲恋爱。后来,姐姐去了国外,父亲便画了那幅画。而与父亲的结合,母亲一直认为是个意外。姐姐到了国外,过得并不如意,不久便身染重病,命丧异乡。那天,父亲喝了很多酒,她也伤心之余感叹姐姐的命比纸薄。痛苦是要释放的,释放过后,两人才发现,一切都已无法挽回。

  后来,父亲把家安在这片枫林前,与母亲过上了纠缠一生的日子。美文阅读网

  一直认为,不苟言笑的父亲就像一个老夫子。然而,“等着你长大!”,让我看到父亲心中也隐藏着这么浪漫的情感。

  我告诉父亲,这里也有一片枫林,就在那个高墙里。父亲说,天底下枫林无数,都红不过心里的枫林。他心里的那片枫林从来不会零落,那是一段永恒在心里的记忆。

  面对母亲脸上洋溢的幸福,我感叹爱情的神奇。然而,父亲却说,他错了,从开始他就错了。他这一生似乎都在等着母亲的长大,他的沉默让母亲偏离了他行走的轨迹。母亲离开他后,他面对静静地枫林,不知所措。每天他都在画枫林,秋天的,春天的,夏天的,甚至冬天的,不就是这枫林里有他们美好的青春吗?

  走出家门,将世界留给那两个刚刚学会爱的人。心里的沉重总算是烟消云散,看着高墙里的枫林,已没有几片叶子在上面停留。我突然想起,有几天没有看到莫然,也没有见到莫伯在门前眺望了。

  莫家的大门紧闭着,院子里静静的。突如其来的寂静让我莫名地担忧起来。父亲来那两天,曾经在高墙外遇到莫然。他依然是落寞的样子,看见我时,嘴角微微上扬。这就算是招呼。

  我告诉莫然,父亲、母亲已经从情感的漩涡里走了出来。几十年光阴就为了这一刻的相知相伴,也算不枉相爱一场。

  莫然的眼晴望着远方,要我好好保重,便离开了。如果我知道那次分离,让我很久都找不到莫然的踪影,我会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莫然走了。

  我敲开莫家大门,莫伯正坐在枫树下。一个身影从内院里走出来,我以为是莫然。不是。他们是那么的相像,又是那么的不同。

  莫伯对我说:“他叫贺流阳,我的另一个儿子。”

  贺流阳!

  【四】

  在那个枫叶几乎落尽的枫树下,莫伯的神情是忧郁的。因为莫然的离开吗?短短几天,他苍老了许多。

  莫伯说,他这一生,做错太多事,让许多人都跟着他陷入人生的泥潭。我不知道莫家发生了什么,对于一个老人内心的忧伤,我能做的只有静静地听着他的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倾诉。

  原来,这些枫树不是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它的故事,埋没在红尘里,一年一年生长着,也在莫伯的心里越来越厚重。他以为,这一生,就这样守着枫林过下去,平平静静。贺流阳的到来,打破了他所有的宁静。莫然也因此离家。

  “爸,妈妈不让我来找你,就是不希望看到你为她烦忧。”贺流阳抚陕西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着莫伯的肩,“妈妈去了。她说,她这一辈子不遗憾。”

  “我对不起莫然的妈妈,更对不起你的妈妈枫林。”

  枫林!这会是怎样的一份爱情。我相信,那是有着最真挚情感的爱情,因为不伤害另一个女人而结束。而莫伯将这份感情寄托到了这几棵枫树上,一年一年看着他们红了,绿了,却从未再寻求相聚。

  走出莫家大门,我迷茫了。莫伯母是知道有个叫枫林的女人存在,但是她依然能安静地陪在莫伯身边,甚至陪他看似火的红枫。母亲为爱宁愿舍弃,莫伯母却为爱选择沉默。多么不同的两个人,只是,母亲从未停止在情感世界里的颠簸,而莫伯母,一直稳稳地牵着属于她的爱,走着平淡却幸福的人生。#p#分页标题#e#

  经历了父亲、母亲的情感波折,还有莫伯的枫林故事,我无法去分辨爱情在人生中到底摆放在哪个位置。而这聚散离别,几乎让所有人都受到了伤害。爱情,到底能给人带来什么?

  莫然,莫然去了哪里?对着空空的枫树,我的心一片怅然。那天遇见,莫然让我保重,就已经离开了。

  又见过一次贺流阳。这个和莫然一样高大的男孩子,长着和莫然一样明亮的眼睛,也同样有着淡淡的忧郁。枫树下,我谈起莫然,谈起枫树下的偶遇,谈起莫伯,谈起这个院子里度过的快乐时光。

  贺流阳说,这些都是他渴望经历的,但是,命运没有给他。对于贺流阳的命运,我没有权利评说,这个男人从骨子里透出的一些隐忍,比莫然更甚。

  贺流阳离开莫家时,告诉我莫然的去向,他说:“如果是爱,就不要放手,如果不是爱,就别回头。”

  贺流阳走了。莫伯又经常来到院门口眺望,有时,莫伯母会跟在身后。两人静静地站着。那个时候,我不会再走近他们,只是远远地送上祝福的目光。

  都走了,那个大院再没有我进去的理由。

  大雪纷飞的季节,母亲说,她怀念那个属于他们的家,因为那里有属于他们的枫林。父亲提起画板。他说,离开那片枫林,他的灵感像休眠了一样。我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消失在白茫茫的天地间,我不知道我的方向在哪里。也许,贺流阳说得对,如果是爱,就不要放手,如果不是爱,也别回头。我想,对于莫然,我从未停止过爱。

  见到莫然那一刻,我也见到了谢林——莫然的女朋友。莫然眼里的忧郁消失了,换成淡淡的笑意。我来晚了!那一刻,我清楚的知道,我失去了什么。

  我游离在莫然和谢林之间,我不想离开。我和莫然有一片属于我们的枫林,那树下的每一个瞬间,像一片片红叶,铺满我的记忆,闪动着光泽。那些曾经高墙下走过的脚印,就那样丢了吗?曾以为,爱情面前,我已伸手可触,不想,它却越走越远。

  那些日子内心的焦灼,让我一度疯狂。谢林,那个善良的女孩子,将她所有的信任都给了我。有时候,我真的不知如何去面对谢林。我不想再掩饰,我想回家,回到那个有父亲、有母亲、有枫林的家。人在绝望的时候,只有家能给人带来温暖和踏实。

  然而,命运总是那么让人无语。我的离开,犹如一场破坏力极强的地震,将我、莫然、谢林埋在情感的废墟里,苟延残喘。

  如果我就那样悄悄地离开,而不是向莫然奢求一个吻,我们所有人的命运都会在预定的轨道上行进着。我的任性终于逼走了谢林,也逼走了莫然。

  人生兜兜转转,我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就像母亲从未带我离开过枫林的家,父亲将自己置身在枫林里,母亲依然不会去打扰。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又什么都发生了改变。

  惟一能让我清楚记起,我曾在莫然的世界里走过短暂时光,是从莫家拾捡的那枚红叶,我一直妥帖地带在身边。然而,它们只是一片片红叶,并不能代表什么。它让我看懂了爱,也看清了自己内心的渴望。

  见到谢林那一刻,我曾以为,我来晚了。现在,我才明白,爱情没有早晚。有些人,只在一瞬间,便可以发生了;有些人,历尽千辛万苦,最终依然空手而归。

  这就是爱情。

  父亲的枫林绿了,红了。我不知道,北方那个小城的枫林是否也在季节里轮回着。那些我一路走来遇见的人呢?不知他们身在何方!

  看着父亲的枫林,想着莫伯的枫林,我更希望,莫然和谢林,在最美的霜天,坐拥一片属于他们的枫林。夕阳下,灿若红霞,永不凋零。

  作者:花纸伞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