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寄生体 > 正文

望归村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斯可云证网

  “老张快来看!驴友刚发的照片。”秀秀那一惊一乍的表情让我不禁笑了起来,她活泼好动,人缘极好,她是我的未婚妻,因为她我爱上了旅游。秀秀看我不看照片反而看着她笑,不禁脸红,可还装作生气的样子,气嘟嘟的冷哼道:“下个目标,盼归村!”

  群聊对话框里一张放大了的照片里,一群瘦弱的老人站在一片树林前,他们手挽手站成一排。或许是因为背景有些暗,所以显得他们肌肤非常白,非要找一个形容词,或许是惨白。他们没有笑容,但看得出来他们正努力挤出笑容来,所以显得那笑容很怪异,很像阴笑。我看着看着,只觉得那些老人的眼睛都是空洞的,那是没有希望是死亡,还有我看不懂的忧郁!浑身的鸡皮疙瘩已经冒出,我只觉得我的身后正有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猛然回头,窗台上正蹲着一只黑猫,它正睁着猫眼,严肃的看着我!

  半月后,一行六人踏上了去往盼归村的路上。王恒是海归,其实就是家境不错的二世祖,因为在国内实在无法调教后被送到了国外镀金。他是个无信仰者,所以胆子非常大,还有就是他很嘴碎。刘鹏和燕子自称是情侣,但谁都能看得出刘鹏是个有家室的人,而燕子年龄并不大。石哥是个三十来岁的壮汉,离异后一直单身,但他是个资深驴友,这次盼归村之行他是带队,各种装备也是他负责。

  “我跟你们说,这种森林算不上什么,我在国外的时候穿越过好多无人的原始森林。原始森林你们懂不懂,懂不懂啊?看你们的样子就是不懂吧,我告诉你们……”王恒正要兴致勃勃继续说,一只拳头和他右脸亲密接触,顿时一切都安静了。只是没过一分钟,捂着脸的王恒愤怒的吼起来,只是他的声音已经变调:“姓刘的你想干什么?凭什么打老子!信不信我有一千个小弟!信不信我叫我老爸找你老板谈心!信不信……”众人无语继续赶路,燕子则是咯咯娇笑,多看了几眼正从腰包里拿出急救药的王恒,眼里有不明神情。

  “你们看,这就是照片里的那片树林,穿越这片榕树林就到盼归村了。据说这个村子有两件奇观,第一就是朝阳;第二就是一到晚上这片榕树林里就会起大雾。大家一定要记住,起雾的晚上别外出进林子,否则指南针失效,你或许一晚上也走不出林子。上次就有一个驴友失踪,警察找了没找到就此不了了之,这是一片被诅咒的榕树林!”石哥越说越阴冷,燕子抱紧刘鹏瑟瑟发抖,王恒则是不屑一顾,边说着自己在国外的探险边径直走进林子。我发觉秀秀的手微凉,赶紧握紧表示我在让她别怕,不过她似乎是被我刺激到了,反而甩开我的手,大步流星往里走去。

  济南市能治好癫痫的医院榕树林不算小,有一条隐约的小路,可能是因为常年无人走了,那条路并不怎么好走。十几分钟后我才追上秀秀。那个时候我并没意识到当我们走进榕树林的时候有一阵阴风吹过我们每个人,后来回忆起来才觉得那正是噩梦开始的时候。

  眼前一片开阔,绿油油的草地,开满各种野花,一条小路蜿蜒着通到一个小村落。我们看到村子只有几十间矮房,这时候正是中午,屋顶上正炊烟袅袅。犬吠声从村子里传出,却不见一个人走动。再往远处眺望,村子背靠一座矮山,那山并不高,光秃秃的,就像是大地鼓起的一个包。当时看着就觉得很不协调,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萦绕心头,可是就是形容不出来。

  “盼归村我们来啦!好美丽的村落!我要在这住下,一定能陶冶情操,我烦透了城市的喧哗和浮躁啦!”燕子大声呼喊着,她跑进了草丛里,采摘来一朵朵野花。王恒似乎也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他拿过燕子采的花,心灵手巧地编织出一个花环,又采了几根野草插在上面,很是漂亮。燕子很高兴的戴在头上,她终于真的像是个燕子一样飞奔在花海里,她的情绪一下子感染了所有人。原来快乐来的这么容易,只是我们所有人都没注意到这里的花只有一种颜色,白色!

  在村子里住了两天,没有孩童的嬉闹,没有年轻人的浮躁,这里只有十八个老人,大多独自一人住着三四间泥房。我们发现所有房子的东屋都整理的很干净,有些还贴着喜字,不过因为时间久远,大多退了色。老人们带着回忆告诉我们那都是他们儿女的婚房,后来去城里打工赚钱了,或许是回家一次不容易,已经好久没回来。听着他们絮絮叨叨,我们心里总有难言的滋味,纷纷想起家乡的父母来,愧疚油然而生。后来在老人们的热情下,我们一行六人住在了其中四间东屋里。

  “李奶奶,这是城里的巧克力,很好吃的,你尝尝看!”我贴着老人的耳朵大声喊着,我也不知道李奶奶听懂了没有,她就是乐呵呵的笑着,放到嘴边的巧克力她也没张嘴,于是我索性吃了一口,表现出很享受的样子。李奶奶看着,拿过我手里的巧克力,颤抖的手拿着放到鼻子下闻了闻,她眯着眼,陷入了回忆。因为老人的沉默,我也没有吭声,定定地望着她。此刻的画面就像是被定格,只有从屋外透射进来的阳光里有灰尘在飞舞,证明着这一切并非静止。

  “老张快来,皇爷爷又炖了一锅鱼汤,我都闻到香味了,不行啦!口水流出来了!”秀秀边招呼我边跑向皇爷爷的屋子。

  听到秀秀的话,我不由得笑了,站起来正要转身出门。“鱼肉别吃!”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笑容僵在我耳边,回过头,李奶奶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并未改变,那是谁的声音?鱼肉怎么河南治疗癫痫病专业医院了?不知怎么的,就感觉一阵阴风从我脖子边一扫而过。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突然觉得村子不对劲。

  鱼肉是活杀的,加上林中的蘑菇和自家地里的素菜,那鱼汤是极鲜美的,就算还没到皇爷爷家,那味道已经钻入鼻子里,刺激着味蕾。我和秀秀都爱吃鱼,不管是黑鱼黄鱼鳊鱼,又或者是石斑鱼娃娃鱼,各种淡水的江里的甚至深海鱼我们都喜爱。可是皇爷爷抓的这种鱼我们没见过,它的头像是猫头,身子像是黄鳝,但却有四条腿,而且那爪子非常锋利,王恒冲过去抓活鱼,就被当场抓伤,那鱼也怪,爪子上沾了鲜血后尽然用舌头去舔舐,那舌头却像是蛇一样,前端有分叉。皇爷爷说这种鱼只有这里有,而且已经快绝种了,这就是猫娃鱼。

  第一次见到猫娃鱼我被它们那怪异的样子给吓到了,当知道中午吃的就是这种鱼肉,我只觉得有些反胃。燕子是最不争气的,她竟然真的吐了。只是后来看多了,加上那鱼肉的确鲜美,所有人克服了心中障碍,反正炖在锅里也看不出什么。只是今天的鱼肉让我难以下咽,看着那奶白色的鱼汤里,鱼片和蘑菇片还有绿色素菜,我只觉得有一种被深深隐藏的怪味飘出来。可是旁边人那争抢的样子又让我恍惚,是我有问题,还是他们中了邪?

  “怎么不喝汤?我小孙子最爱吃了!”皇爷爷沙哑难听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我吓了一跳,手中的碗差点跌落。我赶紧回头,强迫自己笑了一下想解释什么,但皇爷爷摆了摆手,“这种猫娃鱼只有这么十几条了,用你们的话来说就是濒危物种,我已经有方法繁殖了,但要等十年才有下一代的猫娃鱼,可是我还有十年吗?哎,小伙子,好好享受吧!”皇爷爷说完转身走了,可是他的话却让我心里一阵冰凉,我似乎体会到他话里的另一层含义。

  晚上秀秀问我怎么不吃鱼的事情,我告诉她以后也别吃,并且告诉他我感觉这个村子很怪,最好尽早安排回去的事情。我们正说着,我突然感觉哪里不对,眼角一瞟,窗户外一道影子一动不动,不是很高,头很大,是个驼背。我正要大胆的问一句是谁,可是一道闪电划过我的脑子,这个村子里根本没有驼背的老人!冷汗瞬间就划过我的脊背。我装着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继续跟秀秀说话,我希望吸引秀秀的注意力,我怕她也看到。可是她见我说的话前后不搭,以为我心不在焉,气呼呼的转过身打算睡觉了。可是,她只要转过身就一定能看到那道影子啊!

  “老张!”沉默了许久,我担惊受怕了许久后,秀秀突然喊我,我立马回过神,顺带瞟了一眼窗外,空空如也。“这个村里的老人好苦,我想帮他们。你说我们回去后给电视台打电话,引起社会关注,最好知道他们家人的信息,发寻人启事,告诉他们家里的情况……”秀秀说哈尔滨那家医院癫痫治疗了很多,直到我迷迷糊糊就要睡去,被秀秀一抱,心里有些火热冲上头脑,一切顺理成章。就在关键时刻,我偶然一抬头,窗口那驼背的影子——这次是趴上了窗台,我一哆嗦,一泻千里。也没等秀秀怪责,我赶紧找到强光手电,快速出门,我倒要看看是哪一个无聊的人这么喜欢听墙脚,还这么明目张胆!

  可是窗外什么都没有,只有冷冷的月光把院子照亮了一个小角落,那里只有一口被封死的枯井。“王八蛋!”我骂着,其实是给自己壮胆,回到屋里,安慰秀秀几句,终于拥抱着睡去。

  半夜,突然有一股尿意,我迷迷糊糊下床,按照记忆拿着手电就出门。农村的夜晚本就比较安静,更何况是在这里,只觉得一阵阵冷风吹来,很快就吹醒了我。我正站在农村的老厕所里,手电夹在胳膊下,随着流水声,我无意间抬头。

  啊!手电摔落在地上,偶尔扫过的光柱里闪过一个穿黑衣的人影,他就在我的面前,距离我只有几步远。脑海里不由自主想象着,一个人无声无息的看着我上厕所,就在我的面前,我却毫无察觉,那是多恐怖的一件事情!我下意识的提起裤子,已经管不了没有尿完,想后退,可是每次那光柱扫过我面前的人影,我就失去力气,脑海里只有砰砰砰的剧烈心跳声。直到尿顺着裤管流到脚上,直到手电筒不在滚动,直到一个声音慢悠悠飘来,“小伙子胆子这么小啊!我是孙奶奶,你记得吗?我家住着王恒呢!我是来找李奶奶的。”

  听到声音,我定心多了,牵强的笑了一下,“奶奶,这大半夜的,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啊!”我赶紧捡起手电,正要起身,可是手电光扫过地面的瞬间,我楞了一下,心脏猛然一揪!眼前说话的人,她的脚离地三寸,正漂浮着。一道闪电劈开我的思绪,留下血淋淋的一个“鬼”字!

  “镇定,一定要镇定!我是该喊阿弥陀佛还是真主保佑?”我安慰自己。这时候我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就在屋后,有女子因为压抑不住而发出的深深叹息声。

  “你听到了?”孙奶奶的声音带着发现别人秘密的惊喜,可是这更让我感觉到冰寒。我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摇头。“小伙子精力旺盛,小姑娘却也不守妇道,时代变了!在我们那个年代是要背村长浸猪笼的。早点回去睡觉吧,以后晚上别乱出门,夜路鬼多。”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屋子里的,也不管身上还有尿,上了床就赶紧抱住秀秀。终于感觉到一点生人的气息了,几遍只有一点点的温暖,也让我感觉像是被阳光在洗礼一样舒服。

  “哎呦!没想到最正经的老张也会上错床啊!咯咯”一个娇媚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我心里咯噔一下,猛然睁眼,月光下是燕子那张娇媚癫痫的治疗医院的脸庞,带着几分调侃还有几分没有退去的红云。可是我的身体僵硬,脑子迟钝,燕子在这里,那刚才在屋后的是谁?我怎么会在燕子的房间里?

  我呆呆的,不知道燕子在调笑我什么,直到突然她住口,房门口站着怒气上涌的刘鹏,他身后是捂着嘴不可置信的秀秀。我张嘴欲解释什么,可是我只感觉到内心的无力和无尽的恐惧。“该死的村子!”或许只有这样的感叹才能让我感觉一切都是真实的在发生。

  秀秀没有质问我,也没有哭闹。我想解释几句,可是一切都太荒诞了,我自己都没能说服自己。就这样纠结到第二天天明。这一天一大早我就对石哥说回去的事情,我原本以为秀秀或者刘鹏一定会点头,可是他们竟然惊讶的看着我,秀秀还跟我撒娇说她还想住两天。面对这样的情景我愕然了。仔细观察了一下刘鹏和燕子,他们依然如昨日般眉来眼去,对我的话并没有意外以外的任何反应。他们就像是完全不知道昨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转过头看着身边还在撒娇的秀秀,我脑海里只有轰隆隆的雷声,其他的声音画面都距离我越来越远。我突然有一种感觉,我和他们看似生活在一起,但实际上我们是两个空间。想法怪异,但除了这,怎么解释昨晚发生的一切呢?

  “年轻人们,今天皇爷爷请你们吃好东西!”门外皇爷爷乐呵呵的拿着一筐蘑菇一样的黑色小疙瘩进来。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那黑色的蘑菇,看起来很丑陋的样子,拿起来闻一闻似乎有一种淡淡的土腥气混合着一种说不清的味道。“我跟你们说,这东西滋阴补肾,你们看到我老人家是不是气血很足啊,那是因为我年轻时候常吃这个,现在老了,吃了也没啥用。现在这种蘑菇很少见,正好今天遇见就采摘来给你们做一个蘑菇面疙瘩,正宗乡村口味!

  刚才的话题不了了之,我有些意兴阑珊,刚起身想离开,突然就看到燕子和王恒正使眼色,鬼鬼祟祟的。我一下子就想起昨晚听到的声音。声音是燕子我能确定,现在看这样子她偷情的对象不是石哥。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该怎么解释?我在疑惑间,完全忽略了皇爷爷所谓的蘑菇。

  蘑菇面疙瘩很香,我本就喜欢吃面食,又因为前两天鱼汤的疑惑让我几乎没吃什么东西,所以今天我胃口特别好。第一碗吃下去的时候我都没尝出什么味道,直到第二碗吃了一半我才缓下来。挑起一个黑不溜秋的蘑菇放进嘴里嚼了一下,蘑菇力竟然流出一种浓稠的液体,那液体有一种怪味但混合了面疙瘩汤的香味立马满口留香,果然是既神奇又美味的人间极品。这次来这里虽然受惊了,但也吃到了外边世界或许永远也吃不到的美味,只要能平安到家,我一定会永生记住这次旅行,因为我再也不会回来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