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扒海参 > 正文

梦境斯卡布罗集市

时间:2020-10-20来源:斯可云证网

    “你要去斯卡布罗集市吗?芫荽、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记得带我问候哪里的一个......将收割的石南草扎成一束,那他就会成为我的挚爱......”

    在沙拉.布莱曼演绎的旋律中,梦境中的斯卡布罗集市,以及真挚,便在我眼前闪现。我没有去过斯卡布罗集市,但我的中,依然存留着鲜花遍地,生长、生长爱情的斯卡布罗集市,那就是元谋!

    行走在高原深处的元谋,仿佛便行走在了斯卡布罗集市。在充满迷幻和遐想的元谋,一样有着斯卡布罗集市迷恋的和爱情,让人不忍驻足、流连忘返!

    走进元谋,你就会庆幸自己终究没有错过一次演绎传奇的机会。自从地质工钱方、赵国光、浦庆余、王德山踏上这片土地,元谋注定就是一个不会平静的地方,注定便是一个演绎传奇、惊喜连连的地方。1965年,钱方发现的两颗牙齿化石,揭开了元谋神秘面纱,170万年前生活在元谋的“元谋猿人”震惊了,让元谋成为了“发祥地”和“东方人类的”。

    除了“元谋猿人”带来的神秘和震撼,元谋还有着许多传奇在民间不断上演。这里有最古老的彝族创世史诗《阿鲁举热》,也有元谋人津津乐道的吾必奎反明、阮氏女化身活佛传奇。1287年,意大利家马可·波罗奉元世祖忽必烈之命出使缅甸,也是穿过姜驿在龙街渡过金沙江,西行出境,完成周边修好使命。明崇祯十一年(1638年)十二月,大旅行家徐霞客到达龙街渡,驻足江畔,面对“蜀滇交会”青石残碑,万千,留下对元谋土林“涉枯涧,乃蹑坡上,其坡突石,皆金沙烨烨,如云母堆叠,而黄映有光,时日渐开,蹑其上,如身在详云金栗中也”的描述。慕名登雷应山活佛寺,闻知活佛寺的奇异缘由后,徐霞客欣然留下河南医院癫痫病怎么治《阮氏身世碑》流传至今。1935年5月5日至9日,中央红军红一军团和红三军团十一团长征经过元谋,攻城夺溢,在几十万国民党重兵包围中,用和热血演绎了“巧渡金沙江”的传奇大戏。

     元谋是深沉的,浮光掠影难以了解元谋谜一样的故事和传奇。要揭开元谋神秘面纱,需要深入民间、深入民俗,像元谋人一样用黏土烧制的大碗喝酒,用民歌小调大声交流,笑的时候,要敞开大嘴尽情欢笑,哭的时候,要放声嚎啕。在元谋,一切都是那样的和抒怀,没有矫情,无需伪装!

    元谋是的!白雪飘飘、寒风咧咧的景象,元谋人只在梦的深处见过。元谋的每一天都是晴空万里、朵朵,一年似乎只有一个,每一个季节都适宜播种,每一个季节,都是钵满仓满喜庆丰收的好日子!新鲜的番茄、辣椒、无筋豆,以及个大肉厚的洋葱、芒果,被贴上元谋标签,沿着成昆铁路和108国道,一车一车源源不断从白云深处运往高原之外,成为普通人家餐桌上必不可少的佳肴美味。红色的水晶花、粉嘟嘟的勿忘我,非洲菊、康乃馨、、草、满天星,以及芦荟、仙人掌,在元谋不分季节的疯长和盛开,又被空运到了远方!

    元谋是充满和的地方!元谋也是能够容纳不同声音、不同习俗的地方,傣族的吾必奎来到元谋,便永久成为了元谋人,南京大坝湾、江西吉安府多少好儿郎随明朝南征大军来到元谋,注定也就永久成为了元谋人,融入到这片让人魂牵梦绕的热土地。

    在改革的沐浴下,元谋再度引爆世界,成为了创业者和旅行者的。湖南人来了、四川人来了、广东人来了,就连江西老表也来了,他们怀揣梦想,带着扁担、钉锤,拖儿带女来到元谋,让不同的在元谋的上空激荡,让不同的声音融入元谋淳朴民风。从此,他们在元谋用辛勤书写、展现宏图、成就梦想,的故事定格在了元谋。在我所认识的人中,陈福泉算是最早到元谋种植葡萄的,他从辽宁铁岭市携家带口,带着儿癫痫病的危害有哪些子和两个辗转来到元谋。两个女儿相继在元谋成家立业,并依靠种植“黑提”和“红提”,走上了发家致富的道路,成为了远近闻名的葡萄种植大户和葡萄种植“土专家”,陈福泉还在元谋光荣加入了共产党,与元谋结下了深厚友谊,在元谋书写了不的故事。像陈福泉一样怀揣梦想走进元谋,并扎根元谋的外乡人还有许许多多,只要来到元谋,他们注定就已经永远成为了元谋的忠实子民。

    几缕从云层深处照射下来,的元谋,早已开始了一天的忙绿。为了让自家种植的蔬菜卖个好价钱,各家各户凌晨4点多钟就早早的起床了,到田间采摘的番茄、黄瓜,一筐筐装好后在出来之前,就运到了元谋最大的蔬菜交易市场。来自全国各地的蔬菜采购商、经纪人,以及来自各地从事蔬菜筛选包装的人们,也正式开始一天的忙绿生活。

    生长在元谋,就注定你终将不是一个闲人。岁月盛开的名目繁多的,开满了田间地头,开满了一山又一山,成为元谋一大支柱产业,也成为了元谋一道迷人的风景。小凉山民族风情、民族刺绣,元谋土林、金沙江古渡口、元谋人遗址,一个个美景让人目不暇接。走进元谋,每个人都是优秀的摄影师!走进元谋,每个人便会立即成为的造梦师,把自己的梦想真真切切的展现在人们的眼前。

    杨华春大哥是元谋县新华乡土生土长的,年轻时当过兵、扛过枪,退伍后毅然选择在新华创业,建盖了砖房,开起了农家旅馆、小超市和餐馆,除此以外,还在邻近的大姚县承包了100多亩土地种植蔬菜,生意做得红红火火。两年前,年过六旬的杨大哥找到我,说是请我的小孩为他建一个网站,要把生意做到互联网上。当时我在想,哎呀,杨大哥他不会玩电脑啊,咋就想起要建网站了呢!还真不好说,网站建起来后,还真的不断接到了网上的订单,杨大哥只要忙得赢,都要派车免费接送客人,让游客吃得放心、住的舒心。随着对外宣传的扩大,杨大哥的名气越来越大,许多到新华土林的客人,都会首选杨大哥的小店下榻。武汉专科癫痫病医院,医院怎么选择偶然相逢,我和杨大哥总要小酌两杯,闲聊之余,我总会说:“哎呀,杨大哥你真的很牛哦,六十多岁还做网站,多少20多岁的大、小伙子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你却轻轻松松的做了起来!”每每这时,不善饮酒和言谈的杨大哥总会腼腆得像个大姑娘,脸红大半天说不出话来。

    难得闲暇,每个周末我都会用摩托车载着84岁高龄的老到他自小生活过的地方走一走。一年前,我载着老父亲来到他壮年时挖铁矿石的大黑山,发现哪里早已经修起了一座光伏发电站,一排排太阳板铺满了整个山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煞是好看,旁边的破山烂箐,也被改造成为一个个宽广无边的葡萄种植园,披上了的新装。当时,老父亲就感慨得赞不绝口:元谋变化咋这么大!今年,我再次载着老父亲沿着新修建的滨江大道走了一圈,再沿着月牙山来到凤凰山古人类历史公园,我陪着老父亲登上了观景台。后来,老父亲既然提议还要到小石门坡、小米地看一下。要知道,到小石门坡还需翻越一个陡坡,到小米地还要从小石门坡走几公里的山路,到小米地就已经离我的老家不远了!我怕老父亲太累,提议还是先,但老父亲说:不累,我还想看看!拗不过老父亲,最终我还是陪老父亲翻过一个山头,来到了让他魂牵梦绕的小石门山顶,哪里原本光秃秃的山上,也已经栽上成排的小树。

    自从带老父亲四处走走看看后,老父亲的心境似乎开阔了许多。虽然已是80多岁高龄的,但他不但自己做饭,还把我瘫痪在床的老照顾得妥妥的。他总对我说:儿啊!共产党真是了不起,这么短的就把元谋建得这样漂亮,你是政府的人,该做什么要尽心做好,生活上的事情我们能够照顾好自己,你就放心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每每想起老父亲的话,我总觉得自己肩上又多了几份沉甸甸的。是啊~!元谋能有今天的变化,都是无数人舍小家忘我工作的结果,我们每都要加倍努力工作,才能继续书写好元谋更加的新传奇。

 检查是不是癫痫病做什么检查   华灯初上,辛苦一天的元谋人成双成对、不分老幼,总沿着龙川江新修建的长廊散散步、听听,新安装在长廊上的电灯也依次被点亮,新修建的凤凰湖公园早已夜明如昼,喷泉在灯光映照下营造出美如仙境的景象,纳凉的、散步的,不断在这里汇聚,民间文艺展演、彝族左脚舞晚晚上演,正如左脚舞歌词所唱到的一样:啊老表,来跳脚!拉起手,我们便是一家人....

    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元谋的变化速度快得惊人,元谋的变化让人目不暇接。金沙江跨江大桥、环城西线、环城东线已经开工建设,元谋通用机场、中国傈僳第一村、高铁元谋西站,一个个重点项目正在加紧实施中。想想,再过一年,元谋又将会有多少翻天覆地的新变化啊!

    翻阅古人旧作,我时常会被明朝状元郎杨升庵《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所震撼,但不知为何杨状元却留下“青青草焦头,元谋不可游!”,在夜宿巡检司时留下《宿金沙江》:“往年曾向嘉陵宿,驿楼东畔阑干曲。江声彻夜搅离愁,中天照幽独。岂意飘零瘴海头,嘉陵回首转悠悠。江声月色那堪说,肠断金沙万里楼”的千古和感叹。

    轻掩书卷,在沙拉.布莱曼优美的旋律中,我似乎走进了斯卡布罗集市。如果有可能,我真想说:杨状元你来吧!我带你到元谋的斯卡布罗集市再走一走,你就不会再有那千古的遗憾和感叹了。

                                                     2017年5月1日于元谋闲笔斋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