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有为 > 正文

电话铃响了

时间:2020-10-20来源:斯可云证网

  电话铃响了,眼泪淌了。却是,鲜红的血浆,象桃花瓣,烙在了我的心脏。
  
  二姐夫说:大姐走了,让我一定要坚强。莫要告诉多病的亲爹娘,让他们晚年再受一次伤......
  
  电话铃响了,眼泪枯了,因为它已经变成了海洋。故乡人传话:你哥休息了,不愿意接我黄昏时的疯狂.
  
  呆在电话亭里,我无助而又悲伤。我不能回娘家,我悲痛的情绪无法隐藏,怕父母为此事变了摸样......
  
  电话铃响了,我的心象刀割一样,小弟告诉我:大姐夫因为那两千元钱的事和大姐生气,失手把大姐打死的。他们赶到石河子,大姐已经离我们而去。天,我一下蹲在邻居的电话机旁,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被放到自己家床上。
  
  我要去新疆,我要去新疆......看看大姐是怎样惨死的摸样,我不会放过可恶的大姐夫.......二姐说:外甥女和外甥咋办,她们刚死了亲娘,父亲入了监狱,她们就象孤儿一样......上中学的外甥女长跪不起,哭的让我们不忍心怎样,她说的也是.你知道癫痫病的症状是什么吗.....这是个意外,大姐夫一拳捶在大姐的头部,没想到她一个趔趄后脑勺撞在了墙上......
  
  我要去新疆,我要去新疆......见见大姐最后的摸样.......二姐夫告诉我第二天大姐就去火葬,你来也看不见大姐的摸样......小妹,你一定要坚强,父母还需要你来供养,你不能让父母怀疑亲人出事,你一定要学会伪装,保护父母心灵不会受伤......你不能来,从小到大你都没出过河南,路上别再出现意想不到的灾难,让我们大家更不知道该怎么样......你的哥哥我没有告诉他,他前年把咱大姐伤害成啥样你没看见,他说过咱大姐即使百年他也不让她回娘家一趟,你的哥哥他就是混蛋.......我知道,我知道,他把我嫂从新疆叫回家自己就说出了:说大姐为了她自己的病没钱瞧把我嫂骗到新疆卖了好给自己瞧病。我知道大姐是好意为了帮助他们改善生活才把我嫂带到新疆去的......为那事他给我讲时我已经数落了他......
  
  电话铃响了,嫂嫂的电话打来了,问我昨夜电话打那么急为了啥事,肯定是出啥大事了,要不然我什么原因会导致癫痫病发生不会夜里往小集市打电话,那么焦急地让乡亲喊你哥......我告诉了嫂嫂,她哭着说她不相信,问我该怎么办。我不让她告诉父母,让她一定要隐瞒好,隐瞒一日是一日,其他你背后和我哥商量。嫂让我回家,我虚弱的不能上班,父母见了必定会问,我真的不敢回娘家......连着一个月我三天两头都要靠输液维持身体。惹得单位的领导一个接一个来劝解我,朋友同事们也开导我......阴影象一座大山压在我的心尖,是我害了我的大姐,要不是娘让我把她放在大姐那里的钱,让我给她打电话让大姐给寄回来,他们咋会生气,大姐咋会年轻轻的就离我去了呢......我真不该让她寄那笔钱的啊......丈夫就一直一直地开脱我......但是我就是不能原谅我自己。我恨自己无用,不能给父母幸福的晚年;我恨自己为何不体谅姐姐的难处......我的精神一天一天垮下去,身体一天一天消瘦下去,由原来的55公斤下降到45公斤。整个一个骨感的凄伤黄脸女......
  
  电话铃响了,党侄媳让我赶快回家,说我娘上我大姨家了,我爸知道了,让我回家劝劝她爷爷......张家口儿童癫痫病好治吗谁告诉我爸的。堂侄媳说是她二姑姑,这个没心眼的快嘴二姐......阿爸见到我,就问我啥时间的事,我告诉他一个月了。阿爸说我二姐告诉他是患食道癌去逝的,说大姐1996年回家脖子里是贴着膏药,好象是甲状腺功能亢进,没听说是食道癌啊!我说那时间没诊断对......阿爸说大姐的命真苦,才38岁啊!是很苦......阿爸看看我憔悴的面容,瘦弱的身体。他抹了抹眼泪,没等我劝他,反而劝我要想开些。但一再嘱咐我一定不让我娘看出来......是啊,我娘的病这几年才好点,她是不能再受任何刺激了......
  
  电话铃响了,阿爸让我赶快回娘家,说我娘闹着要上新疆,她怀疑我大姐的情况已经几个月了,拦是拦不住了,他怕她到新疆有啥好歹,只好告诉了她。娘知道了我姐去世的事,正在发疯。我吓得赶紧请了假往娘家赶。在寨子南面的十字路口,娘在点纸钱,又哭又喊,见到我一下把我搂入怀里,数落着:“傻闺女,干吗隐瞒娘,把自己搞的那样难受、那样苦......外甥犯了错,你打了他,又搂着他痛哭不休。让娘误认为你是心疼儿子才那样难受,娘还责怪你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治疗经验分享教儿做法不对......我一说上新疆你和你爸就劝我不让我去,说我年龄大啦,担心我长途劳累受不了。说她们姐妹生活的很好,不让我担忧......没想到你大姐就那样走了......我不会原谅你大姐夫的。你大姐才三十八岁,他咋那样狠心把一个活活的人给失手打死啊.......因为那两千元钱,那可是我卖冰糖葫芦的钱放在她那里的,那是我辛辛苦苦攒的钱,你爸病了要用我才让你打电话让你大姐寄回来的。早知道是这样,别说是两千元,就是两万元我也不要了......我从新疆才回来两年就发生这样的事......看来阿爸早知道大姐去世的真相,一年了,我不知道自己是咋样过来的......“娘,您没事吧?”一直担心怕老娘精神病复发的我惊得赶紧试探娘。“娘没事,十指连心,你们那一个都是娘心头的肉,你们不要再拦我了,我没事的。”七十多岁的老太太第二天就在十字路口和家里亲人道了别,去赶开往新疆的列车......从此我再也不对电话铃的声音心惊肉跳了,无论它怎样响我都能坦然处理了......
  
  写于2009年5月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