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有为 > 正文

[传闻轶事] 费鸡师

时间:2021-10-06来源:斯可云证网

  白州府是个依山傍水的富饶之地。这年,白州太守刘文正接到朝廷圣旨,要他督造七重八角木塔,为久在病中的皇太后祈福。可木塔才建到第三重就出了麻烦,不是上工的工匠被邪风吹落,就是刚搭好的承重木梁突然断裂,意外一桩连着一桩。人们都说,这木塔透着一股邪性,竟再也没人敢去上工。眼看朝廷规定的工期将近,木塔却还停留在第三重。
  
  这可急坏了刘文正,他也请过城中的高僧、道长,可每个人到了木塔前,不是摇头不语,就是推脱自己道行太浅。木塔是奉圣旨督建的,刘文正不敢上奏朝廷说木塔有问题,也不敢随意挪动木塔的方位。可耽误了木塔的工期,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刘文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急火攻心,得了一种粗脖子的怪病。吃了几十副汤药也没见好,反而肿得一天比一天大了。最后,嗓子眼儿竟然只剩下一个筷子尖那么大的缝隙,不仅说不了话,更不能吃饭,只能靠喝米汤度日。
  
  太守府先后请了不少名医都束手无策。刘文正心灰意冷,心想:“这倒好,皇上没灭我的族,我自己反要被怪病缠死了。”
  
  这日,府里的孙管家出了一个主意:“大人,我听说怪病都邪性,不如张贴告示,请些能人异士,也许有用。”刘文正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同意了。
  
  没几日,一个路过白州府的“费鸡师”揭下了告示。所谓费鸡师,非僧非道,却能凭借“鸡”这种五德之禽施展法术、投药行医。他们游走四方,江湖气浓,原登不上大雅之堂。可现在刘文正管不了那么多了,听说有人能治他的病,赶紧将费鸡师恭恭敬敬请进太守府。
  
  费鸡师只看了一眼,连脉都没搭,就说:“此症今日可解,明日痊愈。”刘文正心里不高兴了,连脉都不搭,八成是骗子。他表面不动声色,心下却盘算,如果此人治不好自己的病,就治他的罪。
西安癫痫医院治疗费用多少   
  费鸡师让太守府下人抓了一只活鸡,又取七颗粟米放在黄酒碗中。他拿着活鸡往天上一扔,口中念念有词,等活鸡落地,咒语也停了。众人上前一看,原本挣扎扑腾的活鸡竟一动不动,像被点了穴一样,一对翅膀还保持着向后舒展的状态。费鸡师从怀里掏出一把短剑,割了鸡的喉咙,把鸡血滴在黄酒碗里让刘文正喝下。
  
  为了治病,刘文正一咬牙,咕咚咕咚几口就喝干净了。他示意管家带费鸡师去休息,其实是怕这费鸡师是骗子,要留他两日。
  
  结果正如那费鸡师所说,才过了一个时辰,刘文正就感觉喉咙的胀痛消了一半。到了晚上,竟然一点儿都不肿了。第二日起床,喉咙不痛不肿,痊愈了。
  
  刘文正这才相信费鸡师有神通,当下大摆筵席,款待费鸡师。席间,管家悄悄在刘文正身旁提醒:“这人有本事,不如让他去看看木塔。”一语点醒梦中人,刘文正拿起酒杯,绕了个弯子说道:“大师救了我的命,恩同再造父母。按说我该好好珍惜后半生,才算不辜负了大师。只是,就算您法术神通,我最多只有一年的命了。”
  
  费鸡师听得糊涂,追问之下,刘文正才把修塔的事说了出来。那费鸡师游走江湖,习惯了豪爽直白,刘文正说了那么多,无非想请费鸡师帮他解修塔之围。费鸡师不禁皱起眉头,说:“你这人太不豪爽,让我帮忙不直说。就像当初请我治病,却不信我的医术。你说一套做一套,真是不痛快,不痛快。”
  
  刘文正一听这话,脸都绿了,宴会上不仅有白州府里的名流雅士,还有一些他的部下。虽然这费鸡师说话放肆,但又有恩于自己,一时不好发作,场面一下冷清了。这时,恰好侍女们来上菜,管家反应快,赶紧对费鸡师说道:“大师,您尝尝这道白条鸡,是用我们白州府特有的半冠花尾鸡做的,在别的地方可吃不到。”其实管家小儿癫痫是有基因病吗就是打个岔,让大家都好下台。哪知费鸡师不接话,一推盘子嚷嚷道:“鸡是五德灵禽,是费鸡师施法时总要借助的德禽,所以我从不吃。明天带我去看木塔吧,我也好快些上路。”
  
  费鸡师说的虽然都是实话,却让刘文正下不来台。一方太守竟被一个走江湖的泥腿子灭了威风,实在是笑话。刘文正这人本来胸怀就不坦荡,表面上虽然客客气气,心里却埋下了疙瘩。
  
  第二天,刘文正带着费鸡师去了修塔的工地。那塔修在青水之滨,远处就是千里山脉。
  
  费鸡师看出了问题:“你这木塔遮了远处山神的眼,所以修不高。”刘文正一听,倒是更疑惑了:“如果是这样,先前那些请来的道士、高僧怎么都没说?”费鸡师冷哼一声,说:“这是皇帝让你修的塔,谁敢说风水不好?”刘文正这才恍然大悟,那些道士、和尚并不是看不出这里面的门道,但他们不像费鸡师那样说话耿直,心里碍于皇权威严,都不敢点破这玄机。看来,自己请这费鸡师请对了。
  
  刘文正连连央求道:“大师有没有破解之法?如果不能如期完工,我全家老小的性命就要没了。”那费鸡师想了许久,心里觉得刘文正不是可信之人,念他还有妻小,如果皇上降罪恐怕会祸及满门,便动了恻隐之心:“我可以帮你设一个还愿局,但需要一百只半冠花尾鸡的封喉血。一年之内,白州府不能再伤一只德禽,算是偿还。”
  
  刘文正一口答应下来,派手下的兵丁去抓鸡,并颁下了法令,白州府一年内不准再杀鸡。不到三日,就凑齐了一百只半冠花尾鸡。费鸡师用这百鸡血写下一道黄符,让刘文正埋在木塔的塔基下,并叮嘱道:“有了这黄符,山神就知道这塔是个还愿塔,你只要不破自己许下的愿,木塔就能顺利完工。”刘文正连连答应。果然,如费鸡师所言,接下来的工程变得异常顺利。
  
癫痫小波动能治好吗?   费鸡师想功成身退,但刘文正却几番阻挠,找各种理由不让费鸡师走。其实他是存了私心,看费鸡师如此神通,想要为他所用。可费鸡师本来就是游走四方广种善因的人,当然不同意。刘文正挽留不成,算起了后账,“你那天在筵席上放肆无礼,现在又不识抬举,那就去牢里呆着吧。”
  
  费鸡师气得跳脚大骂,但刘文正早就摸透了费鸡师的底细,没有活鸡,费鸡师就是普通人一个,根本施不了法。这天,一名黄脸的狱卒为费鸡师送饭,费鸡师见这人提重物时很吃力,手上也没老茧,他恐怕是个家道中落的人,便趁机跟这人攀谈了几次。那狱卒见识过费鸡师的本事,倒也愿意跟他聊天。如费鸡师所料,这狱卒名叫祝融,是个落榜的书生,当了狱卒后,因为身体不好,也只能干干送牢饭的活,日子过得很不如意。
  
  费鸡师一看时机差不多成熟,便央求祝融放他出去,并许给祝融后半生的富贵前程。祝融还在犹豫,费鸡师却说:“这样,你只要帮我取一只活鸡来,剩下的事,我自己来办。”祝融欣然同意了。第二天,祝融将一只雏鸡藏在了怀里,悄悄送给了费鸡师。而费鸡师借着雏鸡施了奇门遁甲之术,带着祝融,两个人眨眼间遁到了三千里外。
  
  费鸡师从随身锦囊中拿出红蓝两丸丹药,交给祝融:“这是驱除百病的阴阳丹。当今太后久病不治,你拿这丹药献给朝廷,必然能得富贵。红色这丸,可让太后立即服下,病情会有极大的起色。但要拔去病根则要在今年腊月,连着药引服下蓝色这丸。”祝融立刻跪地拜谢,又问药引是什么。费鸡师却只说:“腊月初九来白州,我会告诉你。”祝融便带着阴阳丹去了京城。
  
  话说费鸡师逃走后,刘文正做贼心虚惶恐了几日。他早就查过古书典籍,费鸡师不能以法术害人,否则会十倍报应在自己身上。时间一长,刘文正便不再当回事儿了,快到腊月,朝廷哈尔滨市冶疗癫痫病那家医院效果好?规定的工期将近,木塔也修到第七重,眼看就要封顶竣工,白州府却来了寻药的钦差。
  
  这钦差也怪,到了白州府,可是谁都不见。到了腊月初九这天,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却顺利地进了钦差行辕。这人正是费鸡师,那钦差则是献药有功的祝融。费鸡师如约而至,让祝融松了一口气,如果费鸡师不来告诉他药引是什么,他也难逃欺君大罪。一见到祝融,费鸡师就从袖中拿出早已写好的药引,上书:“一百只半冠花尾鸡的封喉血,配蓝色药丸,腊月十五前服下。”
  
  等祝融再看那费鸡师时,他早就没了踪影。祝融这才明白费鸡师的用意:木塔尚未完工,半冠花尾鸡只有白州府有,这个药引势必会破了刘文正的还愿局。若自己不取走药引,则救不了太后。权衡利弊之下,祝融当然选择保自己。当刘文正听说药引的内容时,惊得脸色惨白。可他不敢抗命,又深知药引一取,自己的命也就没了。一夕之间,竟病得起不来床。
  
  这夜,恍惚之间,刘文正似乎看到了费鸡师。刘文正颤颤巍巍地指着费鸡师说:“我就知道是你捣的鬼。”费鸡师却大骂:“我不但治好了你的病,还设了还愿局,帮你建塔。可你这人忘恩负义,伪善假义,居然把我关了起来。”刘文正接着说道:“所以你布了这个死局,借祝融的手报仇?”费鸡师哈哈一笑:“那阴阳丹本来就是起死回生之灵药,根本不用药引。只因你我仇怨,白白搭上了一百只德禽。为了不遭天谴,以后我也再不能做费鸡师。你我各有得有失,这辈子算是扯平了。”听到这里,刘文正一口气�也簧侠矗�竟一命归西了。
  
  翌日,木塔忽然坍塌,皇帝震怒降罪,但因刘文正已死,只下旨查抄了他的家产,没有灭族。
  
  再说那费鸡师,此后再无踪迹,也不曾收徒传法。时间一久,费鸡师这个行当竟然绝迹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