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寄生体 > 正文

[悬念故事] 隐秘的杀机

时间:2021-10-06来源:斯可云证网

PART.1遇险

  杰克是一个大学生,父母早亡,幸亏舅舅比尔一直资助他,他才得以继续学业。这天晚上,杰克像往常一样,来到校园附近的一家酒吧,要了杯酒慢慢喝着。突然,他听到身后有人说:“先生,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杰克一回头,只见一个妖艳的年轻女孩,手里拿着一只装满酒的杯子,满脸笑意地望着他。杰克很奇怪,因为这种女孩通常都是要别人请自己喝酒,今天怎么倒过来了。于是他问道:“你确定是想请我喝酒?”

  “当然确定。”女孩声音很轻。可杰克却发现,女孩的笑容很古怪,突然,女孩手一扬,杯子里的酒全泼在杰克的脸上。

  杰克愣了,伸手抹去脸上的酒水,气愤地问女孩想干什么。女孩嘻嘻笑了起来:“干什么?请你喝酒啊。”杰克愤怒起来,刚想发作,却听见女孩大叫道:“你想干什么?”

  女孩的叫声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一个醉汉摇摇晃晃挤了过来,一把推开杰克,恶狠狠地瞪着他。杰克知道这醉汉是无赖,不想惹麻烦,强忍着怒气离开了酒吧。

  出了酒吧的门,杰克沿着昏暗的小巷,往学校走。忽然,他注意到路边有一个人影,这人蜷缩在墙角边,像个流浪汉。然而不知怎的,这个人让杰克心里直发慌。杰克竭力让自己镇定,同时加快了脚步。可当杰克经过那人身边时,那人却一跃而起,握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对着杰克的脸刺过来。幸亏杰克心里早有了防备,一边躲闪,一边下意识地伸手去挡。恰巧就在这时,巷子口传来两声警笛,那人犹豫了一下,撒腿从巷子的另一端跑了。

  杰克被吓呆了,他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随着警笛声远去,四周静了下来。杰克猛然听到“嘀嗒”、“嘀嗒”的声音,似乎就在他的身边。他急忙四下张望,可什么都没有看到。

  杰克的冷汗直往外冒,不禁伸手抹了一下额头,眼前的一切突然变成了血红色,还闻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杰克吓得尖叫起来,他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被割破了,刚才抹了自己一脸血,而那奇怪的嘀嗒声正是血滴落石家庄市癫痫病康复医院电话在地上的声音。

  一定是刚才伸手阻挡时被匕首划伤了。可让杰克觉得奇怪的是,这个伤口很深,但自己居然一点都不疼。不过,他也顾不上多想了,匆匆赶到附近的医院,去处理手上的伤口。

  今晚发生的一切都透着诡异,这让杰克十分害怕,考虑再三,他决定不再走出去了,他请求医生为自己找了一张病床,留在医院里过夜。

  晚上,杰克做了一个噩梦,他梦见自己浑身是血,正在拼命地奔跑,后面有几个戴着面具的人,拿着武器紧追不舍。眼看前面已无路可走,杰克转过身,打算拼死一搏。于是,他大叫一声,挥舞着拳头向对方冲去……

  就在这时,杰克的耳边真真切切地传来一声惊叫,他霍地惊醒,坐起来,在黑暗中,他依稀看到一个人影冲出了门外。杰克赶忙打开灯,只见病床前的地上,有一件像手一样的东西,钢制的,五指如钩,锋利无比。这东西划在人身上,一定会皮开肉绽。杰克大口地喘着气,好半天才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有人要杀我,有人要杀我……”

PART.2阴谋

  警察闻讯赶了过来。根据现场情况推断,那个人正打算用那只钢手伤害杰克,没想到杰克恰巧在梦中手舞足蹈、大喊大叫。那人被杰克吓了一跳,慌忙逃走,钢手掉在了地上。

  但是,钢手上没有留下指纹,周围也没有任何线索,警察只能安慰了杰克几句,便离开了。

  杰克渐渐地镇定下来,他开始思索,到底是谁暗中想要害他呢?可一点头绪也没有,那种不祥的预感反而越来越强了。杰克不敢再睡,睁着眼睛等到天明。

  第二天早上,杰克回到了学校,但依然无法摆脱昨晚留下的恐惧,他忍不住给舅舅比尔打了个电话。

  杰克出生之前,他父亲就去世了,他一直跟母亲一起生活。杰克的母亲跟比尔关系很糟,彼此很少来往。在杰克十岁的时候,母亲死了,临死前将他托付给了比尔。比尔是个瘸子,他很喜欢杰克,承担起杰克的一切费用。可比尔很忙,只来看过杰克两次,平时一直用电话联系抽疯病是怎么回事。不过,杰克有什么事情,总愿意说给比尔听。

  杰克在电话里把昨晚的经历讲了一遍,比尔十分震惊,他安慰杰克道:“孩子,不要怕,可能只是意外罢了,酒吧里那个妓女是拿你开心,而路边那个流浪汉是想抢你的钱。”

  “可是,的确有人想杀我,他把钢手掉在病房里了。”杰克心有余悸地说。

  比尔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件事情确实有些奇怪。在警察调查出结果前,你千万要小心,我这两天忙完了就去看你。”

  听了舅舅的话,杰克安心了许多。可是,随着夜幕的降临,杰克又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他实在忍受不了心里的压抑,连夜乘上飞机,去舅舅比尔所在的城市。

  第二天一大早,杰克便来到了比尔的公司。比尔刚巧走开了,秘书接待了杰克,让杰克到办公室里等比尔。杰克好奇地在办公室里东张西望,最后目光落在办公桌后那张椅子上。这椅子看上去很舒服,杰克一屁股坐了上去。这时,他发现有个抽屉半敞着,里面似乎有张照片。‘杰克好奇地拉开抽屉,不由得大吃一惊。

  照片的背景似曾相识,但照片中人物的头像却被人用烟头烫得不可辨认,看上去又残酷又恶心。杰克慢慢地翻转照片,只见照片背面写着一行字:“送给亲爱的舅舅。”这是杰克自己的笔迹,他想起来,这张照片是他几个月前寄给舅舅的。

  杰克感到毛骨悚然,脸上一阵灼痛,好像烟头不是烫在照片上,而是烫在他的脸上一样。他慌乱地一把推上抽屉。

  这是怎么回事?比尔那样爱他,还让他大学毕业后到公司来工作,可为什么会如此对待这张照片?

  杰克不禁把最近发生的事和舅舅联系起来。难道想害自己的是舅舅比尔,难道他恨自己,但他又为什么要花钱资助自己呢?

  正当杰克胡思乱想时,外面传来拐杖敲击地面的声音。杰克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跑到沙发上坐好。比尔走了进来,多年不见,他似乎苍老了许多。杰克上前拥抱了舅舅一下。比尔木然地看了杰克一眼,一瘸一拐地过去拉上窗帘,屋子里立刻变得昏暗起来。比尔喃喃地说:“杰克,没想到你会来,能再见你可真好。”

  黑暗的屋子里,比尔的脸模糊不清,而一双眼睛却发着幽暗的光。杰克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惶恐,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把昨晚的事对比尔讲述了一遍。比尔听完后,向秘书交代了一番,然后带着杰克回自己家去住。

  一路上,杰克的心里忐忑不安。自己最亲近的人在算计自己,这让杰克既失落又恐惧。比尔要把自己带回家,一定有其他的目的,可是究竟等待自己的是什么阴谋呢?

PART.3真相

  比尔家里没有其他人,屋里所有的窗帘都被拉上了,非常昏暗。杰克想去开灯,比尔却制止了他,说自己不喜欢光亮。

  比尔让杰克坐下,冲了杯咖啡递给他。杰克捧着咖啡,突然心里一动。直觉告诉他,这咖啡里有问题。他端着咖啡站起来,绕到比尔的身后,趁比尔不注意,将咖啡泼到一个角落里,然后,对着比尔做了个一饮而尽的动作。过了一会儿,杰克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便装作站立不稳的样子,身子晃了晃,然后慢慢扑倒在地……

  比尔发出几声冷笑,吃力地将杰克翻过来,让他仰面朝上。杰克微微睁开眼,看到比尔拿起墙角的一个玻璃瓶子,将瓶底磕破,然后举起手中的半截瓶子,咬牙切齿地说:“孩子,要怪就怪你该死的父亲吧……”说罢,恶狠狠地将瓶子划向杰克的脸。

  杰克见状,就地一滚,躲开了比尔的瓶子。他已经完全确定,想害他的人就是他的亲舅舅。杰克再也抑制不住愤怒,伸手捡起地上的碎玻璃,毫不犹豫地向比尔咽喉划去。而比尔却像傻了一样,一动不动。随着一道血光,杰克割破了比尔的脖子。

  看着鲜血直流的比尔,杰克呆住了,他扑上去,用力捂住比尔颈上流着鲜血的伤口,叫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比尔看着杰克,挤出一个凄惨的微笑,用微弱的声音说:“我不是想杀你,我……我只是想毁了你的脸。”

  接着,比尔告诉杰克,所有癫闲病到底能治好吗的一切都是因杰克的父亲而起。

  “我的父亲?”

  比尔冷冷地笑了一声:“对,你的父亲艾德森是个恶棍,可你母亲却在十八岁时爱上了他,最后不顾我的劝阻,和这个恶棍待在了一起。”比尔的眼中突然充满了仇恨,“后来,那个恶棍让你母亲到酒吧去陪客人,赚钱供他吸毒。你的母亲逃到了我这里,为了保护她,我被艾德森开枪打断了腿。”

  杰克看了看舅舅的瘸腿:“所以你的腿……”比尔微微点了点头:“你母亲为这件事感到很愧疚,一直不肯见我。直到她快死的时候,才把你托付给我。”

  “可是,”杰克急切地想解开心中的谜团,“你为什么要派人来伤害我呢?”

  比尔露出了慈祥的微笑:“你,你是个好孩子,但你长得太像你父亲了。每次我看到你的照片,就想起艾德森这个恶棍,他是我一生的噩梦。”

  “所以,你曾提出让我去做整容手术?”杰克这才有点明白过来。

  比尔接口道:“可是你拒绝了。因为我找不到让你整容的理由,所以只能让人强行毁掉你的脸。你马上就要毕业了,我希望你来继承我的事业。可我实在无法容忍你的那张脸……”

  杰克终于恍然大悟:“酒吧里的女孩,路上的流浪汉和医院的凶手,都是你找来的?”

  比尔有些愧疚地说:“是我做的。女孩泼向你的,不过是强效的麻醉剂,为了让那个流浪汉划你的脸时,你不会过于痛苦。医院里的钢爪,也只是毁容的工具。一旦你毁了容,我就有理由请最好的医生给你整容了。”

  杰克终于明白,为什么当时手被割伤了,自己一点都不疼。他用手抹过脸上的酒,手上沾上了麻醉剂。“感情的仇恨是最痛苦的。”比尔抓着杰克的手,说,“不要恨我,我是那么地爱你,但我真的无法面对你的脸……”比尔说着,声音微弱了下去。泪流满面的杰克这才发现,自己太急于知道真相,却忘了舅舅正在流血,杰克跳起来,拨通了急救电话“快来人啊,我的舅舅快死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