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太子奶 > 正文

[新传说] 被前夫“绑架”的女人

时间:2021-10-06来源:斯可云证网

  不速之客
  
  门被敲响时,阿曼正在家里招待老友们。
  
  门是丈夫开的,是位陌生老人,他正想开口询问,对方的视线直直穿过他,在人群里找到谈笑风生的阿曼,眼泪一下就覆满了脸。“阿曼”,她用沙哑的嗓音唤着,热闹的客厅立刻安静下来,“阿曼,你去看看阿勇好不好?我知道他对不起你,但他现在活不了多久了,求你回去看看他好不好?”
  
  阿勇的名字曾经是个禁忌,在场的谁不知道这段过去?一对相恋多年的情侣,已经领了结婚证,只差婚宴了,日期刚刚敲定,女方亲眼目睹丈夫与初恋的奸情,一怒之下撕了婚书上了法庭,此后再无联系。
  
  谁想事情会急转直下。女方之后重觅幸福,男方却被初恋抛弃,不久前又诊断出肝癌,大梦方醒,忆起前妻种种的好。
  
  聚会一下冷了场,老友们纷纷找借口提前告别,丈夫送客人出门,留下阿曼在家,强打精神安慰哭哭啼啼的前任婆婆。
  
  那天夜里她失眠了。当初离婚时抱着一腔恨意,但真听见恶有恶报的结局时,并没有想象中的快意恩仇,就算还有恨,也都揉进唏嘘和怜悯里。不管乐不乐意,明天少不了要去医院走一遭。只是,她该如何对丈夫说,需不需要请丈夫和自己一块去?
  
  第二天早上,还没开口,丈夫出乎意料地递给她一个红包:“我知道,老人都求上门,这么多人都看到了,下班后你就去看看吧。”他停顿了一下,补充说:“早去早回,晚上我等你一块吃晚饭。”
  
  得寸进尺
  
  进到病房,曾经的婆婆正打水给阿勇擦脸。他吃了药,躺在床上刚刚睡着,骨瘦如柴,胡子拉碴,面色像发酵过头的面团。阿曼看着心酸,剩下的那点恨一下就跟着前夫的健康一起烟消云散了。
  
  在来的路上,她想好了,为了大家都少点尴尬,只停留癫痫病能彻底根治吗片刻就离开。但进了病房,当她下定决心要让自己成为局外人时,却被“绝望的母亲伺候在病重儿子身边”的情景打动了。她本就是心软的人,否则当初也不会屡次耳闻阿勇有外遇却一忍再忍。
  
  阿曼主动接过水盆和毛巾去卫生间清洗。她想,至少在没走之前,为老人,也为阿勇再做点其他的。
  
  老人却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她回头看看沉睡的儿子,转身快步跟到洗手间,在阿曼耳边小声地说:“昨天阿勇听说你要来,很高兴,从生病到现在,我就见过他这么一次开心的样子。他还说了好多和你有关的事。”
  
  阿曼笑笑,不说话,专心拧干手里的毛巾。这个话题其实很尴尬,她不想继续,但婆婆没读懂,或者假装看不懂她的婉拒:“我就想说,你能不能来照顾阿勇一段时间?我知道他好不了,我就是想他能高兴点。当然,如果,如果你为难,就算了。”
  
  她转过头,有些惊讶地盯着对方。照顾一段时间?怎么照顾?难道不知道她已经再婚了吗?
  
  婆婆执拗地看着她,一脸哀求,眼泪大滴大滴地滚出来,落在盥洗台上,滑进水渍里。
  
  做母亲的,能有多疯狂
  
  看看表,已经快晚上8点了,丈夫还在等她一块吃晚饭,阿曼有些无奈地想先搪塞几句应付过去。也许从一位母亲的角度看,婆婆的所有请求都无可指责。为母则强,她和婆婆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很清楚对方为达目的会有多固执,甚至不可理喻。她不想让病房里的其他人看笑话。
  
  阿勇却在此时醒了。看到前妻,他一下把被子蒙到了脸上,身体在被子里抖成一团。婆婆突然冲到他身边,指着阿曼大声喊:“你看,阿曼来了,她答应来照顾你了,你会好起来的!你不是天天都想她来吗?她人就在这里!”
  
  她蒙了,被婆婆拖到病床旁,还没反应过来,阿勇猛地掀开被子,伸出颠痫病发作时候怎么急救枯瘦的手抓住她的手。他的手异常冰凉,阿曼下意识地一下子挣脱。这个举动触及他敏感的底线,眼神瞬间变得痛苦绝望,“你要走!就走得彻底,为什么还回来看我!”
  
  一开始就不该来的,阿曼想,她是想了了这件事,对方却把这当成救赎的开始。
  
  事情发展到后面,变得越来越疯狂。在她拒绝再去医院、不接听婆婆的电话后,对方在一天傍晚找上门,在花园里拦住正散步的阿曼夫妻俩,扑通一声,跪在来来往往那么多小区住户们的面前,求她和丈夫:“我们阿勇已经活不久了,求求你同意阿曼去照顾他好不好?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就是想看看阿曼。一日夫妻百日恩,阿曼,你也曾经是他老婆,就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报纸上写的,好多离了婚的,听说前任生病了,都回去亲自照顾。你们就当行善积德好吗?”
  
  道德的大棒
  
  阿曼没有勇气看丈夫此刻的表情,她急得说不出话,一股冷意从背脊升起,蔓延到指尖。这是要做什么?是谁在求谁?周围人开始指指点点,有小声劝她同意的,有劝老人注意身体不要激动的,有互相打探内情的,窃窃私语声像一千根针扎在她的心上,痛得连为自己辩护的力气都没有。
  
  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犯了大错的孩子,因为心软和优柔寡断,把上一段婚姻的孽带回了现在这个家。丈夫大她12岁,知她,疼她,对阿勇给她造成的伤害至今耿耿于怀,如今,阿勇的母亲又用道德的大棒逼着他,要他“允许”妻子去照顾加害者。
  
  这是一种羞辱,还有人善被人欺的怒火。
  
  那几天,丈夫一直安慰她,鼓励她不要在意外面的声音,一切有他扛着。她看着丈夫两鬓上,一夜间长出的白发,沉默许久,自责感更甚。随后陆续有自称为记者的人打她电话,要求她谈谈“为什么拒绝”;网上也有人发起讨论:对这种情况你怎么看?
  
  这癫痫初犯吃什么药些人什么都不知道,或就捕风捉影到一点流言,凭什么对当事人指手画脚?阿曼有满肚子的委屈,似陷入四面楚歌,挣扎不能。母亲跟着打来电话里警告她:“婚都离了,你去看看就够尽心了,他们家还想怎样?我警告你,如果你真去了,就不是我闺女。”朋友们也纷纷找到她,意见则分成两派:坚决不去和去看看也好。
  
  所有的一切,源头在阿勇母子,她无数次在想象中指着前婆婆大骂,却不敢把想象变成事实。舆论的压力会在压垮她以前,先压垮丈夫。丈夫是最无辜的,不管是同意还是反对妻子去照顾伤害过她的那个男人,在外人看来都是错。
  
  所有人都在等待她的决定,她的决定决定着这件事的走向,是继续被闲得发慌的人闹大,还是平息无关者的怒火。除了极少数知道过往真相的亲友,大多数声音都偏向了弱者阿勇,认定他们夫妻俩太自私,“不说照顾,去看看总可以吧。”
  
  她想起婆婆说的那些新闻,那些被人称颂的主角们,就一点都没有为难过,纠结过?
  
  已经放下了
  
  以破罐子破摔的别扭姿态,阿曼再次跨进医院大门。并非出自真心的选择,一定指向更痛苦的过程。从她回到病房那刻起,阿勇就黏上了她。一切都要她亲自来做,吃饭,喂药,换衣服,哄睡觉,否则便拒绝治疗。她被折磨得险些就要放弃,认定前夫是借机将自己的痛苦施加于她——他不幸福,所以她也别想幸福。
  
  直到那天。阿勇因为泌尿系统被感染,排不出尿,憋得异常痛苦。护士叫阿曼辅助她帮病人排尿。闻言,她异常尴尬,站在原地手脚无措。护士不以为然:“你就当人道帮助,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对着病人,哪来的男女之防。”
  
  她震了下,突然大彻大悟。与其每天别扭地来医院,又别扭地回家看丈夫的脸色,试图两边都做好却两边都碰壁,不如干脆利落地舍弃一头,顾好另一头。一个病人有安徽颠痫医院大全什么可怕的,她和阿勇早就不可能,此时她不过是个义工,行善而已。
  
  阿勇疼的时候,她就应对方要求讲初恋时的糗事儿,平平淡淡,像讲别人的故事。有些细节她忘记了,他立刻清晰地补上,说话虽然很吃力,但苍白的皮肤在那时仿佛透出了光,眼睛透出的神采是那样眷恋与温柔。有时睡醒后,他还会趁着精神头问许多问题,比如“你还记不记得恋爱时你都送过我什么礼物?”
  
  这其实是个残忍的问题,那一段婚姻,正是因为总是一个人在付出,才让被爱的那个骄纵,有了日后的背叛。可现在,这些阿曼心里的痛,是阿勇唯一的精神支柱,他艰难地伸出手指,一个个回忆。
  
  阿曼想,爱情这东西,只要两人真心地触碰过,即使没有修成正果,也不会说忘就忘。只是她较幸运,遇到了能让她坦然放下的人。
  
  爱是什么
  
  那天,丈夫突然出现在病房里。他成了不速之客,正和阿勇说话的婆婆噌地站起来,愣了许久才讨好地找凳子请他坐下。病房里的人把看热闹的眼神转向阿曼。她看得出这其中有多少看戏的成分,人心便是如此,总带着无知的恶。
  
  丈夫示意她和婆婆出去休息会,等待中,十几分钟的时间和几个世纪一样漫长。回来时,丈夫已经走了。阿勇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却又像染上了所有的表情,他看着她,慢慢地说:“你老公是个好男人。”话里有羡慕,还有点说不明白的东西。
  
  阿勇临终那一刻,她没在,也没参加他的葬礼。关于阿曼和阿勇的故事,在他们离婚的时候就该结束了。回到家,丈夫烧了一桌子菜,理由是感谢,感谢这段经历让他看到妻子是个如何大气善良的女人,他不再担心老了没人管。“爱是信任,爱是责任,爱是宽恕。”他轻声低吟。
  
  她却想加上一句:爱也可以是胁迫,是绑架,是自以为是。

------分隔线----------------------------